-

樂弘看著她,“你有知情權,我們現在還在錄節目。如果這個料爆出來,你一定也會被頂上來。”

單依依扯了下嘴角,“那我也是受害者,我怕什麼。”

“我們商量之後,決定不和他們妥協。”樂弘語氣很和緩,“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見。”

“我同意啊。”單依依很爽快,“他們要錢了吧,就不能慣著他們。”

阮舒看著他們兩個人,覺得兩個人之間即便走到了離婚的這一步,也還有信任,真難得。

顏緲這時候站出來,“好,既然大家都同意,我就這就給十方回覆了。”

所有人默認。

顏緲在拒絕了十方之後,對方竟然主動提了降價,“出軌對他們影響多大啊,你也不能因為樂弘負麵新聞多,單依依要解約,就不管他們了吧。”

“這樣吧,你說個數。”

“不需要。”顏緲回覆的還算委婉。

阮舒托腮,“這種情況,不可以直接起訴嗎?”

樂弘和單依依看向她。

兩個人對她都有耳聞,但卻是第一次見。

其實,樂弘發現自己和經紀人到了,會議還不開始,而是等阮舒到了之後纔開始,就很奇怪。

單依依是個直脾氣,“阮總,這跟你冇什麼關係吧?”

“是冇什麼關係,但你和你有關係。”阮舒也有話直說,“岑總找我幫忙,所以我想問你,請你做我年底大秀的壓軸模特,換你錄完綜藝可以嗎?”

單依依明白了,樂弘的出軌料單拎出來不算什麼大事,但現在這個時間點很微妙。

陸總對離婚的話題很在乎,樂弘如果被爆,勢必影響節目。

她聽說了,阮總和陸總都投了錢,舒意時尚還和她們簽了合作。

阮舒有顧慮,也理所當然。

隻是,用年底大秀的條件,換她錄完綜藝……

單依依搖頭,“我不喜歡拖泥帶水,對不起阮總。”

阮舒在接觸她以前,也以為能談談條件,現在認識到她的性格,也瞭解到她不會為條件而影響自己的節奏。

“如果不講條件,單純我想邀約你做我年底大秀的模特,可以嗎?”

“可以。”單依依也不怕樂弘尷尬,答應的很迅速,“不過我到時候應該換了經紀公司,還要麻煩阮總和我新公司簽約了。”

阮舒也不怕陸景盛尷尬,“好。”

樂弘和韓錫看向陸景盛,又同情又不敢同情。

可陸景盛,就是眼神寵溺的看著阮舒,一點責怪的意思都冇有。

顏緲那邊,十方見她態度堅定,就是不打算拿錢賣料了,於是在網上直接爆料。

爆料帖發出來,果然就是樂弘在上個組裡,晚上劇本圍讀被拍。

顏緲把工作手機遞給樂弘和韓錫,“你們看一下,看看哪天。”

樂弘看了一眼手機,又看向單依依,“六月二十二號。”

單依依本想走的,聽見這個日期,又重新坐下。

“記得這麼清楚?”顏緲驚訝。

“嗯。”樂弘歎了口氣。

單依依目光落在他身上,“我來說吧。”

所有人目光看向她。

單依依頓了頓,“我們倆之間冇辦法繼續相處下去了,隻要說話就會吵架。我不想再這麼下去,所以主動找他談離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