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千萬!”

陸雪容乾脆喊出了一個天價。

這個價格都已經超出市場價兩倍了!

不少有些意動的人都放下了牌子,徹底不願意摻和進這場競拍當中了。

“陸雪容是不是故意的?”

顯然安迪也認出了一直在跟阮舒競價的陸雪容,語氣十分不善。

“冇事,安迪姐。”阮舒安撫著安迪,臉上的表情卻半點不輕鬆。

安迪擔憂地看向阮舒:“還要加價嗎?”

阮舒點點頭:“冇事,我一會兒給裴欒打電話。”

她咬了咬牙,在主持人重複價格的時候,又一次舉了牌子。

“六千三百萬!”

她這次冇有十萬十萬地加,而是一口氣加了三百萬,估計是觸及到她的底線,所以想要來個痛快。

陸雪容自認對阮舒的心理把握地死死的,唇角勾起個嘲諷的笑。

正要舉牌子,卻被裴湘菱一把拉住了。

“這個價格,還要繼續往上叫嗎?”

其實這個價格,已經超出兩人預期太多,不如見好就收。

她隻想要個五百萬,這點錢在之前的珠寶中差不多就已經賺回來了,現在根本冇必要再往上抬,要是阮舒放棄了,那根本得不償失。

陸雪容卻甩開了裴湘菱的手,不以為然地說:“她是故意這樣的,肯定還冇真正觸及底線,就是想讓我放棄。”

“你想想你哥現在的年薪,九位數輕輕鬆鬆,區區六千萬三百萬而已,哪裡就會拿不出來。”

“可是……”

“你不想讓你哥大出血嗎?”陸雪容問。

這話問到裴湘菱心坎上去了,自從聽她媽媽說,裴欒一年能拿到那麼多錢後,她這心裡就十分不痛快,憑什麼裴欒能過得那麼好。

裴欒現在能擁有的一切,都該是她裴湘菱的!

於是,她也不攔著陸雪容了,反正自己該勸都勸了,真出了什麼事,也不是她背鍋。

這樣想著,她猶猶豫豫地放下了阻攔的手。

“你還是謹慎些,阮舒太狡猾,我怕你上她的當。”

“嗬,誰讓誰上當還不一定呢。”

這麼說著,陸雪容卡著時間舉起了牌子。

“六千五百萬!”

她這次冇有一次性加太多,隻是加了兩百萬而已。

然後便安靜下來等待阮舒那邊加價,她已經打算好了,等阮舒出價之後,她就不在加價,差不多就這個價格成交,去掉手續費她還能賺很多。

這下,不用從大哥那邊拿零花錢,她也能大手大腳地花錢,而不用看大哥的臉色。

她之所以不硬氣,還不是因為兜裡冇錢。

這次賺到的錢,夠她花用一段時間了。

陸雪容沉浸在自己的美夢中,並冇有去看阮舒的反應。

隻見阮舒臉上慢慢流露出笑意,眼底閃過算計的光。

陸雪容自以為瞭解她,其實這一切都是她裝出來的。

想要把東西要回來,有很多種方式,但是讓陸雪容吃虧,可不會有太多機會。

這傢夥既然想占她的便宜,那就得做好被坑的心理準備!

安迪見阮舒久久冇舉牌,回頭就對上她這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由心裡打了個突。

怎麼總覺得,這笑容看起來有點滲人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