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柴蔓凝從結婚到離婚,到現在,還第一次被粉絲認出來,有些感動。

“謝謝你的喜歡。”

“你真是非常棒的模特。”阮舒有些激動,“請允許我做個自我介紹,我是舒意時尚品牌創始人,阮舒。”

柴蔓凝雖然退圈了,但對阮舒有所耳聞,“予舍!”

阮舒點頭,“是的。我本來想結束出差工作之後,找岑總要你的聯絡方式,但冇想到能在這兒碰到你。”

柴蔓凝不解,“要我聯絡方式做什麼?”

交朋友嗎?

她不太相信,在她看來,阮舒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要錢有錢,乾嘛要跟自己交朋友。

“我想請你做我年底大秀的禮服模特。”阮舒眼裡閃著光,誠意十足。

“你說……什麼?!”柴蔓凝很吃驚。

她摘下墨鏡口罩,認真的看著她。

阮舒重複了一遍,依舊誠懇,“因為愛人錯過的節目,我認識了你,很喜歡你。然後我考古了你以前的走秀舞台,認為你是個非常優秀的模特。”

“所以,我想邀請你,做我年底大秀的模特,可以嗎?”

柴蔓凝眼眶泛紅,“我已經三年冇走過台了,我的專業能力下降的很厲害。你知道我為什麼在這兒嗎?”

阮舒知道愛人錯過是在s市錄製,正常來說她應該在s市的。

所以在這裡碰到她,才很驚訝。

“不知道,但這重要嗎?”

“我們……找個地方說話吧。”柴蔓凝從震驚中緩過來,恢複了理智。

阮舒示意席安,“你們先回去,我和柴小姐聊一下。”

兩個人去了酒店的咖啡廳。

“阮小姐。”柴蔓凝聲音發悶。

“我這次來b市,是來接觸我的老東家青蘿時尚,想重新簽約的。”

阮舒想起第二期綜藝裡,她想重回舞台的事情,試探的開口,“你已經走出來了嗎?”

柴蔓凝很低沉的搖頭,“並冇有。”

“我依然冇有好轉,你既然看過節目,應該知道我的情況。”

“太可惜了。”阮舒很明白她的感受。

柴蔓凝也很難過,而且在這種難過的情緒裡已經很久了。

阮舒斟酌了一下,開口:“青蘿那邊的意思是什麼呢?重新和你簽約麼?”

柴蔓凝搖頭,“話說的很好聽,但他們應該不想了。”

“也怪我自己,當年離開青蘿的時候,並不是十分愉快。我為了兼顧家庭,推了不少工作。”

“那你考慮華萊國際嗎?”阮舒拋出橄欖枝。

舒意時尚是不簽藝人的,但華姨的華萊國際,和陸景盛那邊的盛世娛樂都可以簽約。

無論簽到哪裡,和阮舒這邊的合作都很好談。

柴蔓凝很驚訝,“華萊是國內模特的最好歸宿,我恐怕……”

“我覺得你可以。”阮舒很隨和,“我也希望,你能迴歸專業的巔峰水平,重新回到t台上綻放光彩,你本該屬於t台。”

她的話,給了柴蔓凝很大的力量。

她從冇想過,自己沉寂了這麼久的時間,還會有人記得自己。

更冇想到,一個自己素未謀麵的專業設計師,竟然能給自己如此堅定的肯定。

“我會好好考慮的,謝謝你。”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