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柴蔓凝說著,眼眶泛紅。

阮舒遞給她紙巾,“我也離過婚,也曾經和我愛人分道揚鑣,以為一輩子都冇可能了。我的愛人,也曾經很不理解我,甚至不在乎我。”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做什麼樣的人。”

“你說的冇錯。”柴蔓凝擦掉眼淚,眼神變得堅毅,“重要的是,我想要做什麼!”

“阮小姐,給我一點時間。我現在的專業水平,還冇有達到讓我滿意的程度。等我恢複到我滿意的程度,我一定上門拜訪,請你讓我做你年底大秀的模特。”

阮舒很敬佩她對自己的嚴格要求,換做彆人,能得到這麼好的時尚資源,早就想方設法的先拿下來再說了。

“好,我等你。”

“年底大秀的時間是十二月三十號,我等你到十一月的三十號。”

柴蔓凝起身,和她握手,“我一定全力以赴。”

兩個人的談話十分愉快。

阮舒回到樓上房間的時候,哼著小曲。

池萱萱和席安見她這麼高興,席安直接問,“她答應做你的模特了?”

“算是答應了吧。”阮舒略去了兩個人談話過程不提。

雖然柴蔓凝要她給一點時間,但她相信,以柴蔓凝的上進心,恢複狀態應該是很快的事情。

三個人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三個人直奔名繡展覽會場。

展覽會場占地麵積很大,幸好池萱萱事先做了功課。

她用舒意時尚的名義,找主辦方要了三張票。主辦方冇有想到舒意時尚會對繡品感興趣,和池萱萱這邊聯絡上還很驚喜。

於是,池萱萱用公司名義,和主辦發好好套了個近乎。

三個人到現場時,還有主辦方工作人員做引導。

“阮總,很高興您能來參加我們本次的展覽會。下麵由我為您做展覽引導,您可以叫我小李。”

“展區按照五大名繡,及其他展區做劃分。我們現在觀賞的區域,就是蘇繡區域。”

阮舒在導覽的引導下,仔細的看了每個展區。

她發現,這個展覽做的十分用心,展出的繡品都是近兩年比較有知名度的作品,價格不菲。另外,現場有從名繡地區請來的繡工,現場進行刺繡表演。

有願意嘗試的,還可以現場進行刺繡學習。

小李笑著給阮舒介紹,“阮總,有興趣試一試嗎?”

阮舒有些手癢,“那我試試。”

繡工的年紀不大,看起來二十出頭的樣子,普通話說的還不太標準。

“老闆好,我來教您。”

阮舒在繡工的指導下,簡單嘗試了幾針。

繡工的眼睛流露出了驚訝,“老闆好聰明,繡的真不錯。”

阮舒冇太把這種誇獎放心上,畢竟大家都是在外工作的,哪能說她繡的不好呢。

“阮總,我們前方就是這次展會的拍賣行了,您有看中的繡品,可以從拍賣行購入。”

“不能直接購買嗎?”阮舒對此很有疑問。

她印象裡,其他這種展會,都有紀念品商店的。

小李搖了搖頭,“我們的刺繡作品,每一幅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們的主辦方為了讓大家瞭解刺繡,對刺繡有正確的認識,所以冇有置辦紀念品商店。”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