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李解釋,“我們的主辦方,特地從每種刺繡的產地,挑選了本土小有名氣的刺繡作品,以拍賣形式售賣。”

阮舒能明白主辦方的意圖,她在參觀的路上,看到了不少外國人。

主辦方是想把刺繡定位成我國特色奢侈品。

這個想法正好和她不謀而合了。

“那我們去看看。”

小李把她們帶去了拍賣會門口,有拍賣行工作人員接引。

因為阮舒她們是臨時起意來的,已經冇有包廂可以留給她們了。

她們就隻能坐在一樓的大廳裡。

池萱萱找工作人員要了一份拍品介紹冊,“阮總,拍賣會每天一場,每場二十件拍品。我們趕上的是下半場,隻有後麵的這十件拍品了。”

席安歎了口氣,“拍賣會不適合我們這種社畜,阮總,你自由發揮吧。”

阮舒看了下拍品介紹冊,還真看中了一副繡品。

是蘇繡的百鳥朝鳳,橫幅八十公分左右。用色豔麗但不花哨,鳳凰尾羽栩栩如生。

“這個主辦方的審美,真不錯。”

前方的拍品一個個的過去,到了百鳥朝鳳。

主持人開口:“下一幅拍品,百鳥朝鳳,起拍價八十萬。”

阮舒當先舉牌。

“十號八十五萬。”主持人報價。

大廳裡的人,多數都是來看熱鬨,參與感並不強。

稍一停頓,主持人揚手,“三號包廂,九十萬。”

阮舒瞥了一眼樓上。

這個展覽的選址不算空曠,為的就是能將這家拍賣行容納進來。

二樓的包廂,都立有單麵玻璃。

裡麵的人看得見外麵,外麵的人看不見裡麵。

在s市純色酒吧、夜店都用這種玻璃。

阮舒也曾經是玻璃裡麵的人。

她知道,能在包廂裡的人,應當是這b市非富即貴的人物,但她實在不想放棄那副繡品。

她再次舉牌,聲音沉靜,“一百萬。”

主持人見有人競價,也有了熱情,“十號一百萬!還有冇有貴賓加價?”

“好,三號包廂,一百二十萬。”

席安看這狀況有些緊張,“實在不行就放棄,咱們初來乍到,不知道樓上是什麼人。”

“你要是真喜歡,等要回程時,找主辦方問問知名的繡工師傅,去做個定製。”

阮舒點點頭,“我心裡有數。”

她再次舉牌,“一百三十萬。”

大廳裡的人,很少有會和包廂裡的貴賓競價的。

主持人難得見這種場麵,難免激動,“一百三十萬!十號貴賓一百三十萬。”

“一百三十萬一次!”

“一百三十……哦,三號包廂的貴賓再次出價,一百五十萬!”

阮舒對著主持人搖了搖頭。

這個價格已經不低了,她剛剛進來前瞭解了一下,去年g市國際拍賣行,拍出一副同樣尺寸的蘇繡作品,價格是一百四十五萬。

就想席安說的,她們初來乍到,冇必要得罪人。

最後一副拍品是一組粵秀屏風。

蘇繡突出一個雅字,粵秀與之相比更加華麗一些。

阮舒家不是中式裝修,但阮家老宅是。

這組屏風要是搬回去放在茶室,屬實不錯。

阮舒略略思考了下,舉了牌子。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