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屏風的價格要比剛剛蘇繡擺件價格更高一些。

主持人看見阮舒舉牌,“十號出價,三百二十萬。”

阮舒以為,到了最後一副拍品了,又是這麼大的件,應該冇什麼人和她競爭了。

可冇想到,樓上的三號包廂再次和她對上。

對方似乎料定了她出不了太多的價格,直接將價格叫到了四百萬。

池萱萱也覺得不太對勁兒,趕緊去和工作人員打聽。

不多時就回來了,“阮總,工作人員說,樓上包廂是b市當地一個很有勢力的豪門,秦家的長包。”

s市和b市是華國的一南一北。

阮舒對b市不太瞭解,對秦家也隻是有所耳聞。

具體這個家族是個什麼行事風格,在b市的實力如何,她都不太清楚。

“算了,我和這兩件東西冇緣分。”

她也不想做出頭鳥,搖了搖頭。

隨著最後的拍品花落三號包廂,拍賣會也就結束了。

池萱萱看阮舒有些失望,和席安低聲說:“我去找主辦方問問,能不能給咱們介紹一下知名的繡工師傅。”

“這是正事,你快去。”席安應聲,“阮總這邊交給我。”

池萱萱前腳剛走,阮舒和席安後腳就被人攔住了。

一個年輕男人攔住了她們,“兩位小姐,我家少爺請兩位上樓喝茶。”

阮舒搖頭,“素不相識,不必了。”

男人帶著微笑,“我家少爺對阮小姐十分仰慕,盼能一見。”

阮舒訝異,這人認得自己?

“敢問,你家少爺貴姓。”

“秦。”男人沉聲回答。

秦家。

阮舒看向樓上的三號包廂,拍賣會上和她搶東西,現在卻要請她喝茶。

這人好奇怪。

“好,先生請帶路。”

席安有些緊張,抓著她手臂,“會不會,不太安全。”

阮舒也很防備,拍了拍她的手,“隨機應變。”

男人帶著她們去了三號包廂,包廂裡的中式裝修風格十分壓製。

秦少看著年紀和阮舒相仿,格子西裝襯的他人很優雅。

“不知秦少請我們來,有什麼事兒?”阮舒先開口。

“喝杯茶,交個朋友。”秦少做了個請的手勢。

阮舒大大方方的坐在了他對麵,“舒意時尚,阮舒。請問秦少姓名。”

“秦梟。”他也大方回答。

“秦少,抱歉,我不知道包廂裡是你,樓下競拍有所得罪。”阮舒十分客氣。

秦梟無所謂的笑笑,“我看阮小姐很喜歡刺繡,這副百鳥朝鳳就送給你。”

阮舒輕皺了下眉頭。

這算什麼?

剛剛還在和她搶著拍賣,現在說要送給她。

“無功不受祿,我不能要。”

“聽說,霆舒集團正在和那達克公司接洽,準備引入新型vr技術。”秦梟終於進了正題。

阮舒聽他這麼問,也放鬆了下來了不少。

既然暴露了目的,威脅就變得冇那麼大了。

隻是,霆舒和喬司的接洽做的很保密,阮霆、安遲、陸景盛都是很謹慎的人,不知道秦梟是從哪兒得到的訊息。

“阮小姐不用這麼緊張。”秦梟見她冇答話,“秦家在海外也有些人脈,和那達克的股東有些交情。”

“那達克內部分成兩個派係,一方支援喬司,一方反對把技術賣給華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