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靜靜聽他說話,看樣子不是自己人這邊泄露的訊息,是喬司那邊出了問題。

秦梟接著說:“我聽說,喬司突然毀約,不想交付技術了。”

“私人認為,這種毀壞誠信的事情,實在是讓人氣憤。”

“恰好秦家在海外還有些能力,如果阮小姐願意合作,不如我來想想辦法,說服喬司繼續履行合約。”

阮舒看他醉翁之意不在酒,秦家想在這個項目裡分一杯羹,隻不過說的委婉。

“就不勞秦少費心了。”

“秦少想必不太清楚,喬總心悅於我,實在是不太給喬總麵子,才熱鬨了喬總。”

“不過不是什麼大事,等我結束b市這趟旅程,回去安撫一二即可。”

秦梟笑了笑,並冇當真,“嘖,喬司和我可不是這麼說的。”

“看樣子,兩位的矛盾當真很深。恰好喬總在我這兒做客,不如這樣,晚上我做東,兩位坐下來好好聊聊。”

阮舒原本冇打算見喬司的,這麼說也隻不過是大事化小,不想讓秦梟知道內情。

可冇想到,喬司竟然也在b市!

阮舒不禁多想起來,喬司難道是故意來b市堵她的?

這次出行,是她和席安臨時起意,如果不是席安帶她去庫房,兩個人就設計討論到刺繡上,根本都不會有這次的行程。

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喬司怎麼會知道?

難不成,真是巧合?

阮舒看向秦梟,秦梟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莫非,喬司真打算毀約,想和秦梟談合作?

腦中猜想越來越多,阮舒斟酌了片刻,“那就麻煩秦少了。”

席安冇想到她會答應,猛地抓住她胳膊。

阮舒安撫的拍了拍她。

這點小動作落在秦梟眼睛裡,隻覺得這兩個女人上不了檯麵。

“那晚上我著人去接阮小姐。”

“多謝。”阮舒應道。

她也不再多留,起身便走。

兩個人走出拍賣行,席安纔敢開口,“你怎麼答應下來了啊?”

雲舒財團的項目,席安並不知情,阮舒也不打算多說。

“我有我考量。”

“好吧。”席安知道自己乾涉不了她,但是實在為她擔心。

兩個回到酒店,比池萱萱還晚了一些。

池萱萱還很疑惑,“你們這麼這麼慢?”

席安不知道該不該說,自己回了房間。

“席安。”阮舒叫住她,“你……”

“怎麼了?”席安不解。

阮舒搖了搖頭,“萱萱你拿到繡工師傅的聯絡方式了嗎?”

池萱萱點頭,“拿到了,每種繡我都要了一份。”

“給席安。”阮舒吩咐,“席安,你先聯絡刺繡師傅,把我的設計理念和對方溝通一下,看看有冇有合作的可能。”

“好。”席安拿到專業方向的工作,還是很鎮定的。

阮舒目送她回了房間,深深看了一眼她的背影。

如果不是席安提起這個刺繡展覽,她不會來到b市。

她經曆的事情太多了,讓她剛剛有種懷疑席安的衝動。

可席安跟了她這麼久,讓她不敢深想。

“阮總,您怎麼了?”池萱萱看她狀態不對。

“晚上有個飯局,你收拾一下,一起過去。”阮舒簡單告訴了她,在包廂裡發生的事情。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