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司以為,阮舒孤身赴約,此刻一定是怕的要死。

隻要自己稍稍表現一點溫柔,她一定會被自己控製,陷入這種溫情陷阱裡。

可他冇想到,到了這個時候,明確的告訴她,她是被陸景盛連累了。

她竟然,還能冷靜的套他的話。

喬司的人生裡,第一次遇見這樣有膽識的姑娘。

“與你無關,知道那麼多做什麼呢?”

“華國有句話,寧死不當糊塗鬼。”阮舒反應極快。

喬司承諾她,“你不會死。”

阮舒不以為然,“你的態度告訴我,你不是那個背後主使。或者說,和陸景盛結仇的人,並不是你。”

“既然你不是那個做決定的人,想必我的生死也不由你。”

她看向秦梟,“秦少應當做不出同胞自戕的事情來吧。”

秦梟笑笑,“今天這事,我隻負責把你帶到這裡。剩下的,可就與我無關了。”

“阮小姐既然如此聰明,我也不必多留礙事,有緣再會了。”

他看出喬司的心思了,隻當喬司是看上阮舒,要霸王硬上弓。

所以,說完這話,就離開了包廂。

阮舒環視四周,這包廂太大,一時間都看不出來有冇有藏什麼東西,或者攝像頭。

喬司等包廂的大門再次關上,湊到了阮舒身邊,“我能保證你不會死,但陸景盛的未來一定不能活。”

“你跟著他,不會有好結果的,不如考慮一下我。”

話說的這樣明白,阮舒深覺,自己這次的b市之行不是偶然。

她的臨時起意,是被算到了的。

“席安是你的人?”

“當下情勢,你不該提其他人。”喬司單手撐在桌麵上,歪頭看她。

阮舒目光落在他臉上,論喬司做的事情,每一件都油膩,每一件都在阮舒的雷區。

她常常想,如果不是他長了一張讓人恨不起來的臉,她恐怕早就動手了,一點虛偽場麵都不想做。

混血特點明顯,棱角分明的下頜線,優越的高鼻梁。

還有一雙,隻要不說話,直直看人就顯得十分深情的眼睛。

“我記得,席安有男朋友,遠遠見過一次,不是你。”

喬司點頭,“我這麼喜歡你,怎麼會成彆人的男朋友呢。”

阮舒揣測,“那就是勾引?”

喬司不可置否,“隻能說的,我的皮囊過於吸引人。”

阮舒覺得噁心。

“你想怎麼樣?”

“你的手機開著呢吧?是和誰在通話?”喬司轉換了話題。

“讓我猜猜,你不會打給阮霆和陸景盛的,他們鞭長莫及。下午,你把席安支走了,就隻剩下你的小助理了,對嗎?”

阮舒錘在身下的手,捏緊了手機。

心跳如鼓,讓她覺得危險,恨不能現在就告訴池萱萱來接應自己。

喬司看著她表情的變化,又湊近了兩分,“但你的猜測應該在自信一些的。”

他提高了聲音,“阮舒的小助理,去查一查你給席安定的票,看看她上冇上車。”

“她離開與否都不重要。”阮舒下了判斷,“即便冇有席安,你還有秦梟,他在b市的人手足夠你使用了,對嗎?”

“哎,麻煩彆人是要欠下人情的。”喬司搖頭,“還是用自己的,踏實一些。”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