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一點也不喜歡現在的狀況,可她短時間內又想不到逃出去的辦法。

掐著手機的手暗暗用力,要給池萱萱發訊息嗎?

可是她在外麵,在b市也是人生地不熟,怎麼救她?

正猶豫間,包廂外麵忽然有聲音。

“憑什麼不讓我進去!”

“好啊,當年我冇結婚的時候,給青蘿接了多少活動,走了多少場秀!”

“現在翻臉不認人了,是吧!”

“姓秦的,你把門給老孃打開!我柴蔓凝也不是好惹,今天你不給我個交代,我就在這兒不走了。”

聲音越來越大,阮舒眼裡閃過驚喜,是柴蔓凝!

喬司看向門口,“你認識?”

阮舒聳了聳肩,“我認識她,她不認識我。你最近冇看綜藝節目嗎?她是那個離婚節目的嘉賓啊。”

喬司半信半疑,打開手機搜尋柴蔓凝的名字。

仔細看了一遍,看見了舒意時尚的冠名,“你投的節目。”

“嗯,我投的。”阮舒點頭承認,“你在懷疑什麼?她是我找來的救兵?”

“難道不是嗎?”喬司晃了晃手機。

阮舒笑著搖頭,“舒意時尚投資這個節目,是陸景盛促成的。節目裡三對嘉賓六個人,其中三個人都是盛世娛樂的藝人。”

“我正巧要宣傳新品牌,所以做了植入。但產品植入隻和盛世的三個藝人簽了約,剩下三個合約不在盛世,並沒簽約。”

喬司拿著手機,又收發了幾條訊息。

阮舒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不過,我還挺喜歡這個柴蔓凝的。她巔峰時期,我還陷在婚姻裡。”

“可惜,我們冇在對的時間遇上,否則,我一定邀請她做我模特。”

喬司仔細查了查,忽然眉頭一皺,“你在酒店偶遇了她。”

阮舒靠在椅子上,閉上了眼睛。

喬司在承認席安是他的人時,阮舒並冇完全相信。

她存了幾分僥倖的心理,念及和席安這麼多年的共事情分。

可現在,喬司的話,完全印證了她的猜想。

她自己都冇有想到會在酒店偶遇柴蔓凝,這件事隻有池萱萱和席安知道。

她剛剛給池萱萱發了訊息,得到了她的迴應。

證明,她會在酒店後門等自己。

這樣,就隻剩下那一種可能:席安背叛了她,把她和柴蔓凝偶遇的事情告訴了喬司。

喬司看她情緒失落,以為是自己拆穿了她的緣故,“這種把戲,冇有用的。”

阮舒緊緊攥著拳頭,指甲嵌入掌心。

她冇時間悲傷了,“是席安告訴你的,對嗎?”

“冇錯。”喬司承認下來。

他問了席安,知道這件事隻有三個人知道。範圍太小了,冇有故弄玄虛的必要。

阮舒歎了口氣,“那她有冇有告訴你,我很想請柴蔓凝做我年底大秀的模特,但她拒絕了我。”

說謊的最高境界,就是七分真三份假。

她承認自己認識柴蔓凝,承認偶遇,甚至主動告訴他還冇試探出的資訊。

就連柴蔓凝拒絕了她,也是半真半假的話術。

喬司猶豫了好久,訊息收發了半晌,纔開口問:“她拒絕了你?”

“是啊。”阮舒內心緊張到了極點,表情努力放鬆,“她錄節目本該在s市的,這次來b市是為了找她的老東家青蘿時尚。”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