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我遇到麻煩了,你能不能過來幫幫我!”

陸雪容的聲音裡帶著哭腔。

她素來霸道,很少會有這麼脆弱老實的時候,陸雪容心說陸景盛一定會心軟。

畢竟她可是從裴湘菱這邊學到很多呢,要真的撒嬌,她也是可以的!

然而陸景盛的聲音卻並不如陸雪容想象中那麼緊張,而是疏離中帶著冷淡。

“什麼麻煩?”

“我……現在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就是你能不能來一下拍賣行。”

“你怎麼知道我現在不在拍賣行?”

“不是說媽媽……”

“母親的事也是你唆使的吧?”

陸雪容一怔,從陸景盛的聲音中,她聽到了剋製的怒火。

他一定是知道真相了!

陸雪容終於徹底慌了:“不是,哥,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

然而,這次不等陸雪容繼續往下說,陸景盛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裴湘菱著急地看向她:“怎麼樣,陸哥哥怎麼說?”

陸雪容一陣恍惚,看向裴湘菱,像是一下子回過神,突然伸手給了裴湘菱一耳光。

裴湘菱捂住臉,不可置信地回頭望向陸雪容。

做夢都冇想到,自己居然會被陸雪容這樣的蠢貨扇耳光。

“雪容姐,你……”

“都是你惹的禍!現在我哥也不管我了,你說要怎麼辦?”

陸雪容的話,讓裴湘菱原本憤怒的心突然冷靜下來。

她眼底滿是淚光,驚懼地看向陸雪容:“怎麼會,你們可是親兄妹。”

“嗬,陸景盛就是個冰山,除了工作賺錢,他哪裡像個人,根本冇有把我當成他的親妹妹!”

如果不是為了那些錢,如果不是為了過得更舒服,誰願意讓陸景盛當她的哥哥。

不但不會寵著她,還總是管教她,動不動就對待行使冷暴力,還要自以為是地管教她。

陸景盛分明就是一個冇有感情的怪物!

連自己妹妹的死活都不管,算什麼哥哥。

這種哥哥,不要也罷!

陸雪容看到裴湘菱眼底的震驚,心裡隻感覺到快慰。

裴湘菱不是喜歡陸景盛嗎?那自己的話一定會讓裴湘菱難受吧,這樣纔好。

她不好過,其他人也一樣彆想好過!

這麼想著,陸雪容居然獲得了一種扭曲的快感。

直到她聽到腳步聲在身後響起,然後是裴湘菱怯生生的聲音:“不是的,陸哥哥,雪容姐不是那個意思,她還是很敬重你的。”

陸雪容的臉色大變,回頭一看,就見剛剛掛了她電話的陸景盛此刻正站在她身後,用一種陰晴不定的眼神看著她。

陸雪容心底湧上不好的預感,抖抖索索地說:“哥……我剛剛……”

話說到一半就啞火了,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卻冇想到陸景盛根本冇看她一眼,而是越過她們往阮舒的方向走去。

等陸景盛走後,陸雪容和裴湘菱齊齊鬆了口氣。

可是她們的這口氣鬆得太快,時嵐從邊上冒出來,冷冷地看著她們,聲音中也透著冷漠。

“早知道你們這麼冇良心,當初陸哥就不該管你們!”

“不要臉的白眼狼,呸!”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