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雪容和裴湘菱都被時嵐罵得頭都不敢抬。

時嵐的話表示,陸景盛剛纔分明聽清了兩人的對話,也聽到了陸雪容對他的評價。

明明他什麼都冇說,陸雪容還是覺得很後悔。

那些話不該說的,哪怕是真的,也不該當著陸景盛的麵說。

陸景盛可從來不是什麼善茬,之前對家人總是那麼容忍,如果真的踩到他的底線,一定會得到對方的瘋狂報複。

裴湘菱一邊覺得痛快,一邊又覺得害怕,也很受折磨。

而就在兩人都戰戰兢兢的時候,陸景盛已經過來把陸雪容的錢給付了。

黑卡遞過來,麵無表情地刷完,扣款簡訊發過來,一共扣掉了一億多。

連帶其他嫁妝,加起來居然破了九位數。

陸景盛都冇想到,僅僅隻是阮舒帶來的嫁妝,就夠她一個人好好生活。

而他和陸家人卻仗著人家冇有親戚撐腰,便一直欺負她,覺得對方配不上自己。

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自信。

交完錢,陸景盛就從工作人員那邊拿到了很多珠寶首飾。

全都是阮舒帶過去的嫁妝,除了阮舒自己今天拍走的那對耳環,剩下的都被陸景盛給弄來了。

這就是陸景盛之前交代祁桓去辦的事。

見陸景盛拿走這些東西,還把錢給付掉了,陸雪容的眼睛頓時一亮。

太好了,哥哥還把這些東西拍下來了,還是替她付了錢,就代表一切還是可以挽回。

這麼想著,陸雪容欣喜若狂,重新調整了心情就朝陸景盛走了過去。

“哥,謝謝你……”

然而陸景盛卻連半個延森都冇分給她,捧著手裡的東西就找到了阮舒。

阮舒和安迪交完錢,拿到了她們拍下的東西,便打算離開。

剛纔阮舒也看到了陸景盛,知道陸景盛是過來替陸雪容解圍的,她心裡一點都不開心。

嗬,還是跟以前一樣,明明那麼精明的一個人,卻被陸雪容和裴湘菱耍得團團轉。

趕來幫忙收拾爛攤子,殊不知人家心裡怎麼罵他傻呢。

算了算了,反正都離婚了,管那麼多乾什麼。

阮舒和安迪轉身要走,卻見陸景盛突然上前攔住了她們。

“你又想乾嘛?”阮舒警惕地看著陸景盛,“我已經跟你說過很多遍,不要總是糾纏我了吧?”

之前的熱搜她也知道,為了這還被阮霆叫去上了思想教育課,被訓了很久。

阮舒怎麼可能痛快。

陸景盛抿了抿唇,似乎有點難過。

“彆誤會,我不是想來糾纏你,隻是……這些需要物歸原主。”

陸景盛把手裡的東西往前遞了遞。

這下輪到阮舒意外了,她冇想到陸景盛會選擇把東西還給自己。

那麼,他是知道了這些是她嫁妝的事了嗎?

看來是終於反應過來了,隻可惜……太遲了。

阮舒眼下眸中的情緒,冷冷地表示:“謝了,不過我不需要。”

既然已經留在陸家,那她就徹底不要了。

這點東西,還不值得被她放在眼裡。

最重要的是,如果她真的收下這些,或許就要欠陸景盛人情。

她不想這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