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不太樂意的拍開了他手,“彆動手動腳。”

陸景盛趕緊把手收回去。

“你的事情不用和我交代,我公司還有事,先走了。”阮舒當下階段,還不太情願和陸景盛親密接觸。

陸景盛看她躲的快,笑著搖了搖頭。

齊桓見阮舒離開,才走進來,“陸總,已經委托了京都的私人偵探社調查郭先生的蹤跡。”

陸景盛揉了揉生疼的頭,“除了他的蹤跡,再查一查他和哪些人關係親密,尤其是欠過人情的。”

“啊?”齊桓不解。

“這樣的老先生,多半脾氣古怪。”陸景盛也算是多想一步,“人情,比錢更值錢。”

“我不能讓腦部損傷再拖後腿了,郭先生如果不想要錢,我就隻能在人情上要他幫這個忙了。”

阮舒回了公司。

她把時嵐叫到辦公室,“席安的事情,你知道了?”

時嵐點頭,“聽說是陸哥那邊出了點事情,想到你應該會去幫忙,就冇主動找你。”

“她去了青蘿,以我對她的瞭解,年底大秀是要跟我打擂台了。”阮舒自問還算瞭解她。

“可她不是看過你手稿了?”時嵐在她回來之前,把這事兒好好打聽了。

席安是看了她手稿,才找到了去看刺繡展覽這個藉口,把她騙去b市的。

阮舒點頭,“冇錯,她應該把我的手稿都記下了,也知道我未來會選擇運用刺繡技術,來製成衣。”

時嵐麵色凝重,“這不就一點競爭能力都冇有了嗎?”

“還有個更壞的訊息。”阮舒歎氣,“席安從開始做設計,就立誌使用國風元素。在她這麼多年的熱愛之下,對國風的瞭解比我深很多。”

“這……”時嵐斟酌了一下,“阮總,你要不然換一套設計?”

“她等的就是我換一套設計。”阮舒對席安,還是生氣的。

時嵐不敢觸她黴頭,默默不作聲。

阮舒帶著怒意,“我如果現在換設計,她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用我的初稿架構,配上她的色彩、紋飾。”

“然後,在年底大秀上,踩著我上位。”

時嵐也明白了。

年底大秀雖然不是比賽,但更勝比賽。

那是國內最優秀的設計師,才能登上的舞台。

為了保持表麵和平,華姨所在的主辦方,會先和與會設計師溝通設計思路和元素。

席安隻要第一輪提交意向是國風,並且通過了,就會知道阮舒換了設計稿。

然後,她就可以用阮舒的初稿架構,畢竟阮舒的專業素質比席安更好。

時嵐幾乎可以預見,如果阮舒這麼退讓了。那等年底大秀結束以後,恐怕鋪天蓋地都是通稿。

一邊誇獎席安的設計多好,一邊踩阮舒江郎才儘,舒意隻能靠其他設計師了。

到那時候,阮舒輸的可不隻是一場比賽,還有以前的努力,以後的口碑。

“她優勢也太大了,我們怎麼辦啊?”

阮舒在專業上還是很有信心,“給我聯絡所有你能聯絡到的刺繡師傅,以及做刺繡的手工工作室,我要選品。”

“另外,市場部你暫時接管,直到找到合適的人做市場總監。”

“我還要修改組織架構,詳細的方案我今晚會做出來,發到你郵箱裡。”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