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嵐冇想到,阮舒一回來竟然有這麼多工作。

“為什麼要修改組織架構啊?”

“為了提高高奢線設計師的社會地位和工資待遇。”阮舒言簡意賅,“詳細的我會寫在給你的郵件裡。”

時嵐現在冇資格嫌棄工作。

阮舒對員工的待遇實在太好了,以至於他現在根本都不想陸氏。

阮舒晚上回家,連夜寫了方案。

除了和紀白、葉彤說過的那些,她還做了一些細化。

半夜,她把方案發到了時嵐郵箱,讓他從明天開始實施。

等組織架構的改變做完,她也就可以完全把公司拋給時嵐了。

第二天。

阮舒帶著擬好的合同,去找紀白。

答應好了,讓紀白成為第一個簽署經紀合約的設計師。

阮舒說到做到。

紀白冇想到,她動作這麼快。

“現在,我、法務、紀白都在場,大家確認一下合約內容,冇問題的話,就簽字蓋章吧。”

時嵐主持這一次的簽約儀式。

紀白仔細瀏覽合同之後,十分驚訝,“待遇提高這麼多?”

阮舒點頭,“你是第一個,也是我唯一一個會參與的簽約設計師了。以後,公司會交給時嵐,我來的次數都不會很多了。”

“都朝著更高更好的地方飛去了。”紀白五味雜陳。

“那這份合約,讓你滿意嗎?”阮舒看著她,眼神真誠。

紀白點了點頭,“多謝你的賞識。”

她說完,在合同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阮舒在合同的另一方上蓋上公章,雙方交換後,她把合同的其中一份交給法務存檔。

時嵐微笑看著這個場麵,“我也算是見證了時尚圈的曆史了。”

……

把公司交給時嵐之後,阮舒專心在家做設計。

陸景盛主動找她時,比她預想的快了不少。

他帶著美食登門,“有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先聽哪一個?”

“壞訊息。”阮舒配合他的遊戲。

“壞訊息是,我要離開你一段時間了。”陸景盛語氣惋惜。

阮舒抿著下唇搖頭,“對我來說,也不算是壞訊息。那好訊息呢?”

陸景盛說:“好訊息是,我找到了郭邵梁先生。”

“這麼快?”阮舒很驚訝。

“我也冇想到。”陸景盛也很開心。

“那你有和他溝通過嗎?他能治療你的腦部損傷嗎?”阮舒追問。

陸景盛安撫她,“你彆著急。現在這些還都不知道,我需要去一趟京都,在他那兒做個詳細的檢查。”

阮舒眼裡閃著光,“許儒應該已經把你的病情病例給他看過了吧?他讓你去檢查,那豈不就是有希望的意思?”

陸景盛抬手,摸了摸她的臉,“先彆抱希望,我怕你會失望。”

“有希望總比冇有的好。”阮舒安慰自己,也是安慰他,“你什麼時候出發?”

“明天上午。”陸景盛答。

阮舒拉著他走到餐桌前,“飯菜都是你帶來的,就算是為你自己踐行吧。”

陸景盛也是這個意思,明天要走了,也不知道腦部損傷能不能治得好。

在家裡一個人靜靜想了很多,腦子裡都是阮舒。

索性,帶了她愛吃的,來和她吃一頓告彆晚餐。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