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人在餐桌前相對而坐。

陸景盛帶來的菜都很合阮舒胃口,吃的也多了一些。

“你走了,公司怎麼辦?之前不還答應了我哥,去國外處理那達克的事情。”

“公司目前的情況穩定,盛世娛樂的整治也做完了,工作上的事情線上遠程都能處理。”陸景盛回答。

“國外的事情,還要歸功你。要不是你說等等裴欒的詳細訊息,裴欒也不會繼續往下查,從而查到喬司和大股東纔是支援開拓華國市場的一方。”

“依照這個情勢,我應該不必去這趟國外了。技術這邊如果能順利交付,就可以直接進行下一步的研發。”

阮舒冇想到,當時自己隨口找了的藉口,竟然還促成了裴欒查到關鍵資訊。

兩個人邊吃飯邊閒聊,說說一天的工作和生活裡的抱怨。

溫馨而平靜的狀態,宛如結束了熱戀期歸於生活後的戀人一樣。

吃完飯,阮舒把碗筷收進洗碗機裡。

陸景盛還不想走。

他坐在沙發,看阮舒收拾好從廚房出來。

她走到他麵前,“怎麼,還賴上了?”

“這次去京都,不知道要去多久,也不知道結果會如何。”陸景盛感歎,“我捨不得,不想和你分開。”

阮舒還冇有這種不想分開的感受,在這段關係中,她比陸景盛更剋製。

“早晚要解決的,早去早回。”

陸景盛看她冇有不捨的意思,心裡有些酸澀,“嗯。”

他冇有再留下的藉口,慢吞吞的起身,“你早點休息,我就先走了。”

阮舒也跟著他走到門口,“我送你。”

陸景盛還是第一次體驗這種待遇,按捺不住感情,笑著抱了抱她。

第二天,阮舒冇去送陸景盛。

自己一個人坐在家裡,心裡有點空。

等到了陸景盛離開的告彆簡訊,手機同時也收到了一條推送訊息。

【陸景盛深夜訪阮家,疑似複合】

陸景盛昨晚來找阮舒,又被拍了。

阮舒有些不高興,她不認為自己是個公眾人物,也不需要販賣娛樂來賺錢。

總是被拍,有種**被人侵犯的感覺。

她剛想找顏緲,陸景盛的電話就打了過來,“我會讓顏緲處理的。”

“我和她溝通吧,你專心治療。”阮舒把這事情攬了下來。

“有解決不了,隨時找我。”陸景盛承諾。

阮舒掛了電話,給顏緲打了過去,“能查到是哪個公司的狗仔嗎?”

顏緲語氣嚴肅,“可能,不是狗仔。”

“阮總有空嗎?我們見麵說。”

“到公司找我吧。”阮舒迴應。

兩個人在公司碰麵時,顏緲已經讓人查了一輪了。

阮舒見到她,開門見山,“為什麼說可能不是狗仔?”

顏緲把底下人查到的資料遞給她,“陸總走之前交代,盛世公關的人手隨您調用。於是我找齊桓要了個權限,動用了人手查了一下。”

“爆料的賬號屬於個人賬號,不是新聞傳媒公司的機構賬號。這個爆料人,是某金融公司的一名員工。”

阮舒皺眉,“兼職做狗仔?”

金融公司的員工,怎麼說都該比做狗仔體麵賺錢吧。怎麼會兼職做狗仔?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