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仔細的看他帶來的資料。

時嵐也繼續介紹,“這個展覽是個全國巡展,大概你之前也冇注意過,s市的這一站已經過去了。下一站是j市,開展時間是後天到大後天。”

阮舒警惕的看了他一眼。

時嵐很敏銳,“你不會覺得我也要背叛你,誆你去其他城市吧?”

“當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吧。”阮舒現在有點忌憚這事兒。

“你想多了。”時嵐趕緊解釋,“我就算是要誆你,我也不會選這麼一致的手段啊。”

阮舒皺眉看他,“怎麼越說越像。”

時嵐撇清自己,“我離開你可就冇更好的選擇了,再說,我要是乾這種事,陸哥還不要了我的命。”

“你可放心吧。”

阮舒細想想,時嵐也的確冇什麼動機。

“你接著說。”

“我和主辦方聯絡了一下,主辦發得知秦梟利用拍賣會誆了你,導致後麵發生了這些事情,也非常的抱歉。”時嵐介紹。

“我就讓他賣了個人情,幫我找了一下現在手藝比較好的繡工師父。”

他指了指給阮舒的資料,“師傅們的具體介紹都在裡麵了。”

“我也提前問了一下,你要是想召集這些師傅們聚集到公司來做刺繡的話,可能性不是很高。這些師傅裡,有的年紀也比較大了。”

“如果想預訂繡品,隻能挨個上門去約了。”

阮舒看了看後麵的師傅們的介紹,年紀是都不小了,每個都有能拿上拍賣會的繡品,看得出都是經驗豐富的優秀師傅。

但讓她挨個上門去約,效率也太低了。

她瞭解到的刺繡製作,近些年為了方便流通和用作紀念,都是小幅刺繡作品。

她設計的都是大禮服,裙襬拖地的那種,耗時相對而言會多上很多。

如果不能請刺繡師傅到s市來製作,溝通上的時間成本會增加很多。

還有三個月就年底大秀了,時間上很可能來不及。

“挨個上門肯定是不行的。”阮舒皺眉,“能不能先和主辦發負責人約個時間,關於刺繡方麵的負責人應該比我們瞭解的多。”

“這個應該不難,我這就去約時間。”

時嵐的動作很快,不多時就有了結果。

“負責人給回了訊息,說著巡展期間,他會在展覽會上,騰不出時間來。”

“如果我們很想談談關於刺繡的合作,可以去展會的舉辦地找他。”

阮舒現在對於離開s市抱有一定的戒心。

時嵐明白她的顧慮,笑著說:“阮總放心,我順便查了一下j市的情況。海晏河清。”

“j市我們隻有一個算不上對家的對家,l印象。”

“l印象是新銳公司,創始人年紀不大,是華姨的嫡傳大弟子,算起來算是自己人了。”

阮舒總算放心了一些,“訂票吧,順便約一下l印象的人。譚怡雯的素質不錯,我看看l印象對年底大秀是什麼態度。”

“如果她們不打算用譚怡雯的話,那我們用。”

說起這個事情來,時嵐有自己的想法,“阮總,我們冇有自己的模特在手裡,遇見這種大型大秀,就會出現模特被彆人握在手裡的情況,不劃算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