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看向他,“你什麼意思?想簽自己的模特?”

時嵐點頭,“既然要做大做強,簽模特也是個不錯的路。”

可阮舒卻不同意,“舒意時尚已經很高調了,不能做出頭鳥。”

“我一直不設立模特藝人部門,就是不想被自己公司約束。模特是青春飯,是層出不窮的。”

“我們簽了模特,就要為她的職業路線考慮,勢必牽扯公司的經營精力。舒意時尚現在乃至未來的主營方向和重心,永遠是獨樹一幟的設計。”

“的確,大型的秀場我們的模特資源會被製約,但我不認為這是問題。”

時嵐在這方麵的經驗還是少,聽的十分認真。

阮舒接著說:“每家公司的設計師是鳳毛麟角,但簽約的模特藝人卻非常多。所以,這些擁有模特的公司,參加大秀的時候,能用上的模特藝人數量是有限的。”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已經小有名氣的模特,會成立自己的個人工作室。”

“我們不簽約模特,那就代表,市麵上所有的模特,都可以是我們的選擇。”

時嵐明白了,“專業垂直,業務上做減法。”

阮舒點頭,“l印象一直以來的設計風格都很先鋒前衛,譚怡雯的身板偏薄。她們用上的概率不大,所以,可以談談試試。”

時嵐被說服,也就不再堅持。

阮舒這一次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訓,不僅帶上了薛高揚,還帶上了時嵐。

多開一間房,多用一點支出不要緊,她要保證自己的安全纔是真的。

車上。

時嵐忽然湊到她身邊,“阮總,j市和京都離得不遠,開車也就兩個小時。”

阮舒白了他一眼,“我是來辦正事的。”

“哎。”時嵐不吃她這套說辭,“彆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嗎?”

“公司是你的,工作安排還不都是你說了算。”

“萬一這次商談順利,你就是安排我倆玩兩天都行啊。”

阮舒伸手把他腦袋推開,“你還知道公司是我的啊?”

時嵐做了個閉嘴的動作,不再說話。

但是,他偷偷用手機發了個定位給陸景盛。

定位的位置,是薛高揚已經訂好的j市的酒店。

“已在路上,還有三個小時就到。”

“ok。”陸景盛回覆的十分簡單。

京都。

陸景盛和齊桓已經找到郭邵梁了。

隻是,陸景盛冇想到,傳聞中的郭先生和他以為的不大一樣。

“郭先生,我是陸景盛,這是我的病例。”陸景盛坐在診室裡。

郭邵梁捋了一把下巴上的小鬍子,“嘖,能活下來,命挺大啊。”

陸景盛帶著客氣的笑,“您能治好我嗎?”

郭邵梁放下病例,打量了他一圈,“你先說你能拿出多少錢來治病吧。”

陸景盛愣了下,“您要多少?”

“哎呀。”郭邵梁端起架子來,“我治病可貴。”

“您儘管說。”陸景盛表情輕鬆。

在他看來,郭邵梁這個實力的醫者,能用錢解決,是最簡單的解決辦法了。

郭邵梁掐指算了算,“我今年五十八,按七十八人冇了算,還有二十年。一年我得準備個五十萬養老吧。”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