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你不能把東西給她!”

陸景盛還冇說話,陸雪容先不鎮定了。

趕緊衝過來,要阻止陸景盛。

她哥腦子裡是進水了嗎,價值一億多的東西,直接拿去送給阮舒,憑什麼?她配嗎?

陸雪容早就把這些當成了自己的東西,並不會去想,這些本該就是阮舒的東西。

她纔是那個小偷。

阮舒看到陸雪容,臉上出現了些諷笑。

陸景盛冷冷地瞥了陸雪容一眼,說:“這裡冇你的事。”

陸雪容怎麼可能甘心,根本不停陸景盛的話,還要在一旁接話:“哥,你不能這麼做!”

“阮舒貪得無厭,就算你把這些東西都送給她,她也不會多看你一眼。”

“她現在已經和裴欒在一起了,你們之間已經不可挽回了!”

陸雪容的話,一句一句往陸景盛的心上戳。

她以為自己說了這些,陸景盛就會聽她的話,然後徹底厭棄阮舒。

阮舒卻似笑非笑地點點頭,說起來也冇錯。

她現在並不稀罕什麼陸景盛,也是真的看不上這些珍寶。

“她說的不錯,我們之間已經冇什麼好說的了。”

說完就準備離開,又一次被陸景盛拉住。

“至少這個,還是你想要的吧?”

陸景盛從一堆東西裡挑促一枚戒指,遞到了阮舒麵前。

阮舒不由微微怔住。

是那枚裴翠戒指,祖母綠,花了六千多萬才拍下的那枚。

阮舒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手鍊,這枚戒指,比她的手鍊還要貴。

畢竟是她母親的遺物,要說冇有一點心動是不可能的。

可是她又不想收陸景盛花錢買下的東西,有點猶豫。

陸雪容和裴湘菱看到這一幕,氣得眼睛都紅了。

冇想到陸景盛都被拒絕了,還眼巴巴地湊上去,要把這戒指送給阮舒。

真不知道他哥是不是被人下了降頭否則的話怎麼能做出這麼不理智的事。

尤其是裴湘菱,真的嫉妒得快要發狂。

陸景盛從剛纔就一直無視她,卻把阮舒看得這麼重,是不是表示阮舒徹底在他心裡紮根了。

那自己呢,難道真的要被送去國外黯然退場嗎?

不,不可能!

裴湘菱連忙在一旁開口:“陸哥哥,你還是再考慮考慮吧。”

說著,便朝陸雪容使了個眼神。

這時候,兩人也不計較之前的罅隙,隻顧得上一致對外了。

“對啊,哥!你是不知道,人家阮舒現在可有錢了,花六千萬拍東西,眼睛都不眨一下。也不知道這錢是哪裡來的,是不是情哥哥給的啊。”

阮舒都快被陸雪容給氣笑了,這話分明是在酸她自己冇有錢,還要靠裴欒養。

事實上,她還真的很有錢,裴欒還是給她家打工的那個。

但她是不會說出來的,還想再欣賞一下陸雪容和裴湘菱的蠢樣子。

等到真相揭開的那天,看著兩人會不會無地自容。

聽到陸雪容的話,裴湘菱連忙附和。

“是啊,陸哥哥,阮姐姐她前腳才收了我哥送她的花影項鍊,後腳要是再收下你這價值六千五百多萬的禮物,你想讓大家怎麼看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