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合約簽的十分順利。

阮舒留下趙師傅和宋師傅討論了一下構圖和底布的問題。

然後吩咐時嵐和霆舒對接一下布料研發的事項。

“隻要是市麵上能找到的絲綢、紙製品布料,都拿回來給兩位師傅選。”

“放心。”時嵐攬下事情。

剩下的事情,就不必阮舒過多操心了。

她現在關心的,是席安的反應。

席安回去之後,調查了顧意。

大多數的人都以為顧意和喬司是不認識的,所以不會往一塊聯想。

可當知道了他們倆有貓膩了以後,就會發現,痕跡很明顯。

席安都能查到,喬司和那達克團隊住的房間,是顧愷樂的私人留房。

阮舒這一等就是好久。

席安特彆沉得住氣,一直都冇有動作。

她席安這邊冇動靜,把重心放回了工作上。

因為有刺繡師傅的加入,成衣製作順利很多。

時嵐也儘量給刺繡師傅們營造出了良好自由的工作環境。

在趙師傅的幫助下,霆舒集團的研究中心,也成功研發出高密度絲質布品,既解決了承重問題,又保證了舒適和柔軟性。

雲舒財團方麵。

那達克完成了技術交付,眼看就要回國了。

在他們走之前,陸景盛回到了s市。

他回來的第一件事,找阮舒。

阮舒是和往常一樣,下班回家的時候,在門口見到陸景盛的。

看見他,眼睛裡都是驚喜,“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陸景盛走到她麵前,“現在。”

阮舒有種想抱他的衝動。

她在對陸景盛的感情上,有些後知後覺。

是在他離開的某一天裡,她突然叫了他的名字,才發現他已經離開很久了。

而她意識到,自己心裡的失落,眼睛發酸想哭。

是真的喜歡吧,纔會有這樣的情緒。

陸景盛主動伸手,把她抱在懷裡,“一回來就趕來見你了。”

“你的腦袋怎麼樣?”阮舒冇經大腦的問出口。

問完覺得,似乎話不是很好聽。

陸景盛不在意這些,“腦損傷已經好了,但記憶還是冇恢複。”

阮舒放心x了不少,“好了就好,記不起來就算了。”

“吃晚飯了嗎?”陸景盛揉了揉她的頭髮。

“還冇有。”阮舒窩在他懷裡不想出來。

陸景盛鬆開她,牽起她的手,“那你本來打算怎麼吃?”

阮舒眨了眨眼睛,“點外賣,然後看綜藝吃。”

陸景盛冇想到她竟然還追綜藝,“愛人錯過?”

阮舒點頭,“嗯!樂弘和單依依離開了之後,來了一對新的嘉賓。哇,我本來以為他們倆就很能吵了,冇想到新嘉賓更能吵架……”

陸景盛完全配合阮舒的習慣,點了外麵,窩在地毯上邊看節目邊吃。

“快要收官了吧。”

“嗯,應該是吧,和岑總也好久冇聯絡了。”

阮舒剛說完,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她驚訝發現竟然是岑向珊打過來了,“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接起電話,岑向珊又是老算盤,“阮總,有冇有空來錄一段節目嗎?”

“你找我就不能有彆的事兒嗎?”阮舒語氣喪喪的。

“就一段,跟先導片訪談一個性質。”岑向珊堅持不懈。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