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霆有點興趣,“說說看。”

陸景盛斟酌了一下措辭,“喬司使用的手段,多多少少都帶點灰色,他不占便宜。”

“如果阮舒有公開行動,受到公眾關注,那麼喬司一是不敢輕易動手,二是他動手了的話也好發現。”

阮霆琢磨了下,覺得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展開說說。”

陸景盛見有門,接著說:“我們合作投資過一檔節目,正巧製片約我們做個錄製。就從這個做起點,後麵阮舒安排工作的時候,以通告的方式來做。”

“舒意時尚可以做個年底秀倒計時的線上活動,每天或者每隔一兩天,發一條動態。讓阮舒時刻在公眾目光下。”

他說完,兩個人都看向阮舒。

阮舒其實不喜歡曝光自己的生活,但眼下這是最好的辦法了,“我還有個直播賬號,這兩天再開兩場直播。”

三個人達成了一致。

阮霆見事情暫時告一段落,也就離開了。

陸景盛跟著阮舒,他得去一趟舒意時尚,畢竟陸雪容還被扣在她公司。

阮舒對此也非常無奈。

兩個人為了避開喬司眼線,一個從前門走,一個從後門走。

舒意時尚。

時嵐見他們兩個回來,指著陸雪容,“你哥來了,你等著捱罵吧。”

陸景盛走進會議室,一言不發坐在椅子上。

阮舒走到陸雪容麵前,“換招數了。”

陸雪容不知羞恥的點頭,“對啊!”

“那怎麼還是被抓到了呢?”阮舒逗弄她解悶。

“你們招的保潔也不行啊,那洗手間,一上午也不來收拾一回,味道太大了。”陸雪容帶著怨氣吐槽。

阮舒笑了,“還成保潔的錯了。”

陸雪容咬牙切齒,“要不是味道太大,我受不了了,那保潔根本抓不到我。”

時嵐在一邊,嫌棄的不行,“你可拉到吧。”

“你以為門禁是擺設嗎?你一進門,我就知道了。”

“我就是想看看你在裡麵能躲多久。”

陸雪容瞪大了眼睛,“你是變態嗎?洗手間裝監控。”

時嵐被她蠢的直搖頭,“洗手間出來的走廊上纔有監控,你腦子裡裝的什麼啊?”

陸雪容被氣到,“所是以你早就知道,還讓我在洗手間裡待著!時嵐,你安的什麼心啊!”

“你安的什麼心!”時嵐有阮舒撐腰,根本不慣著她,“你剛纔親口承認,你潛入進來是想毀了刺繡禮服。”

“這麼惡劣的事情你都乾的出來,你在洗手間裡待著也不是我讓的,那還不是你自己壞心。”

陸雪容被懟的說不出話來。

時嵐看了阮舒一眼,繼續給她當嘴替,“不是我說,陸小姐,你用用你那腦子想想,好不好啊?”

“為了華萊時尚節,整個s市的豪門企業,有一個算一個,都攜手共進摒棄前嫌的合作,為什麼啊?”

陸雪容哪有這個腦子,搖了搖頭。

時嵐手心拍手背,“因為這事兒要是成了,全市企業都跟著受益。這是國際化的時尚節,每年可以帶來多少收入啊!”

陸雪容不以為然,“時尚節不是花錢的地方嗎?怎麼還會賺錢?”

“你是不是騙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