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交疊雙腿,靠在椅子上,模樣閒散。

繼續說下去,免不了要說上幾句陸景盛母親的壞話。

她選擇閉嘴。

陸景盛看她一眼,就知道她的想法。

他隻好接過話茬,“她在嫁給父親之前,家裡隻能算個暴發戶。”

陸雪容生的晚,對這些都不瞭解。

“那……那就算這樣,哥,你為什麼不教我這些啊?”

“我說你聽嗎?”陸景盛冇好氣。

雖然他不記得了,但齊桓提過一些,家裡也有傭人知道一些。

陸夫人年幼時,父母對她疼愛不足。所以在有了陸雪容這個小女兒之後,對她過分溺愛。

陸景盛長大一些,也覺得陸雪容脾氣不好,想要管束。

可父親和稀泥,母親溺愛,陸景盛根本管不出效果。

到現在,成了這個樣子。

“我……”陸雪容也想起來以前,嘴裡冇有辯解的話可說。

阮舒歎了口氣,“告訴你這些,明白什麼了?”

陸雪容坐在地上,有些萎靡,“所以,我不應該和你們作對,隨了喬司和顧意的意。”

時嵐點了點頭,“還行,不算太笨。”

阮舒看向陸景盛,“行了,把人帶回去,回家教吧。”

陸景盛一邊數落陸雪容,一邊把她帶走。

阮舒看著這兩個人背影,心裡覺得陸景盛失憶也不是一點好處都冇有。

以前,陸景盛對家人情感冷漠,是因為家人對他並不好。

現在,是因為他什麼都不記得。

不記得好,也不記得那些不好了。

不記得那些不好了,纔會耐心再教陸雪容點什麼。

阮舒把薛高揚叫到身邊,“池萱萱的課程快結束了吧?”

薛高揚點頭,“是,明天她回公司銷假。”

……

池萱萱迴歸,讓阮舒非常開心。

舒意時尚。

阮舒坐在辦公室,等池萱萱跟人事辦完手續,然後踩著高跟鞋走進她的辦公室。

“阮總,我回來了。”

阮舒能看得出,她變得更自信,更沉穩了。

“歡迎迴歸。”

“謝謝阮總。”池萱萱帶著微笑,“您最近的檔期不是很滿,下週二進行愛人錯過節目的錄製,十一月進入模特密封訓練,您需要全程跟進。”

“除此之外,時間都是自由的。”

阮舒表情嚴肅,“最近發生的事情,薛高揚應該都和你交接過了。”

“下週一,我會和喬司攤牌,告訴他不會和他合作的訊息。週二公開我個人行程,聯絡顏緲提前做好網絡公關。”

“週三開始,由時嵐策劃的年底大秀倒計時線上活動開啟,我的個人行程全部公開。”

“萱萱,未來我身邊會非常危險,要做好二十四小時的嚴防死守。”

池萱萱臉上波瀾不驚,“阮總,我個人建議,您換一個喬司不知道的住處,先做好防衛工作。我帶您的個人團隊,和您住在一起。”

阮舒覺得,這方案可行,“搬回老宅吧。”

在她眼裡,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就是阮霆的眼皮子底下。

阮家老宅,經曆了她父母去世變故、阮霆奪權爭鬥,安保已經優化到最好。

“這合適嗎?”池萱萱很驚訝。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