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放下電話,帶著池萱萱去了雲舒財團。

池萱萱帶著疑問看阮舒,“阮總,顧意爆出來的訊息,是真的嗎?”

阮舒也猶豫,她對當年收購案的細節並不清楚。

她不知道那一份轉賬記錄是真是假。

現在能讓她維持鎮定的原因是,信任阮霆。

她記得當時她和阮霆打賭,阮霆詳細看過收購細節。

如果有問題,阮霆當時不會冇發現。

阮霆看見顧意的爆料,就料到阮舒會來了。

阮舒到雲舒財團的時候,阮霆已經讓助理把項目原始資料,和當初負責這項目的負責人都找到了。

好在,負責人因為當初這個項目,讓阮霆覺得專業素質不錯,招聘進了公司。

現在是雲舒財團的投資項目主管。

“阮小姐。”主管先打招呼。

“廢話我就不多說了。”阮舒開門見山,“網上的訊息你應該也看到了,當年你是否安排過員工,去買顧氏的內部資料?”

主管斬釘截鐵,“我冇有做過。”

“當時顧氏的股價已經很低了,我們不需要做什麼就能收入囊中。”

“買顧氏內部資料根本是冇有必要的事情,稍有點專業知識的人都不會這麼做的。”

阮舒想了想,先吩咐池萱萱,“把顧氏木業當時的情況資料,和這個邏輯發給顏緲,讓顏緲先應對起來。”

池萱萱點頭,趕緊和齊岩對資料。

阮舒看向主管,“我知道這件事有點難為你了,畢竟過了這麼多年。”

“但事到臨頭,還是要請你好好幫我回憶一下,當初在收購的時候,有冇有什麼奇怪的,或者有悖於正常邏輯的事情。”

主管見阮舒客氣,連忙說:“小姐客氣了,當初我什麼都不是。要不是您看中我,讓我負責收購項目,我現在也冇有這個地位。”

“當時的情況……”

主管拿著項目原始資料,從頭到尾的回憶了一遍。

“當年的收購流程很順利,如果說有哪裡不對勁兒……團隊員工都符合規範流程,我實在想不出來。”

阮霆也隨手翻著舊資料,“你們團隊的員工冇問題,那顧氏呢?”

他的話猶如醍醐灌頂,一下子激發了主管的回憶,“有!”

“如果說顧氏的話,的確有讓我們很奇怪的事情。”

“顧氏當時的股價本來就很低了,我們也是為了避免過低收購價付款之後,顧氏那邊再反悔反咬,所以開出的價格低於預算,但高於他們的預算。”

“按道理來說,被收購方得到這種價格,應該很開心纔對。”

“但是顧氏的反應很奇怪,他們要求收購價格是整數,而且要能被三整除。”

阮舒皺眉,顧成周、顧愷樂、顧意,難道那個時候家產就被分成了三份,收購的款項一到,三人就要平分嗎?

可是那麼久之前,顧愷樂和顧意應該還冇能控製顧家吧?

“有問過他們為什麼嗎?”阮舒冇抱什麼希望。

“問過,但對方冇說。”主管回憶,“我記得當時工作氛圍挺輕鬆的,不少人同事都八卦這個點。”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