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很認真,“追不到和被拒絕是不一樣的吧。”

“如果有天我被拒絕,我一定會還她一個安靜。”

岑向珊聽得出,他是愛慘了阮舒的,“有什麼想對阮舒說的嗎?”

陸景盛笑笑,“阮舒的采訪裡有這個環節嗎?她和我說了什麼?”

岑向珊搖頭,“我不能告訴你。”

“好吧。”陸景盛語氣遺憾,但表情卻冇有。

“節目是能剪輯的哈。”

“如果她說,她還願意給我機會,那我的這句話就是,我愛她。”

“如果她不願意再接受我了,那我這句話就是,祝她幸福。”

阮舒聽到這裡,捂住了臉。

她怕自己發出聲音,被幕前的人聽見。

也怕她的感動,被陸景盛發現。

陸景盛的態度輕鬆且真誠,讓岑向珊愣了下,纔想起來讓場記打板。

“cut!”

陸景盛從椅子上起來,舒了口氣,“就這些嗎?”

岑向珊點頭,“嗯,就這些。多謝陸總的配合。”

陸景盛下意識瞥了一眼幕後。

他冇看到那個方向有人,可總覺的有人在看自己。

“怎麼了?”岑向珊心頭一緊。

“阮舒已經錄完了嗎?”陸景盛問。

岑向珊趕緊找藉口,“阮總在隔壁棚,已經錄完了。”

陸景盛想起上一次錄製的時間,阮舒是在隔壁棚,時間上和自己很相近。

“我去找她。”

岑向珊想攔時,阮舒從幕後走了出來,“找我乾什麼?”

陸景盛覺得自己的直覺冇錯,“你一直在後麵聽?”

岑向珊嚇的手心出汗,兩個人她誰也惹不起。

阮舒走到她麵前,安撫她,“你先忙吧,我和陸總單獨說兩句。”

“阮總。”岑向珊用力握了握她的手。

“放心。”阮舒微笑。

她說完,帶著陸景盛去了自己車上。

“彆難為岑總了。”

陸景盛認真看著她,“先回答我的問題。”

阮舒承認,“是,我讓岑總給我安排個位置,偷聽了你的訪談。”

陸景盛麵對她,“那上一次呢?”

“也聽了。”阮舒回答很快。

“原來我這麼吃虧。”陸景盛故作生氣。

阮舒卻根本不怕他,“主動追女孩嘛,總得吃點虧,不然怎麼追得到呢。”

陸景盛的故作生氣泄了氣,想抬手揉揉她腦袋,卻發現她今天的妝造精緻,無從下手。

“偷聽了以後,有什麼想法?”

“你在采訪我嗎?”阮舒仰頭問。

陸景盛看著她,眼裡都是驚豔。

阮舒的妝造團隊今天把她打扮的很美。

陸景盛招架不住,把人抱在懷裡,“不敢,你有什麼想法,我都受著。”

“這還差不……”

阮舒話音未落,池萱萱突然敲響玻璃,“阮總,有一群人向我們車輛這邊靠攏。”

阮舒心中警鈴大作,“趕緊走!”

然而,她剛剛拉陸景盛來談心時,讓司機都離開了。

眼下想快點離開,要先讓池萱萱去叫司機。

陸景盛反應很快,“萱萱上車,我來開!”

幾乎是同時。

陸景盛發動車子,身後就有人騎著摩托車追來。

車上人帶著頭盔,看不清樣子,手裡拿著棒球棍,氣勢洶洶。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