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直接把速度提到最高。

阮舒果決,“回我家!”

她出門人帶的不是很多,但阮宅的人手足夠抵擋這些追車的人了。

陸景盛甚至不用人指路,就能找到阮舒家。

但現在的問題是,身後的摩托車速度也不低,而且看起來是訓練有素的人手,追的很緊。

棒球棍敲在車屁股上,發出悶響。

池萱萱冇見過這種陣勢,饒是她深造了幾個月,依然害怕,縮在阮舒腳下。

“阮姐,怎麼辦啊?”她聲音帶著哭腔。

“還好他們手裡隻有棒球棍。”阮舒讓自己鎮定下來。

車的後玻璃已經被打的碎成蜘蛛網。

阮舒還穿著高跟鞋,一腳踹在後玻璃上,整塊玻璃瞬間彈落。

她環視車裡,拿起座位上池萱萱那個帶有鉚釘手包,把裡麵的東西都倒了出來。

然後朝著後方追車的摩托扔了過去!

雙方車速本就快,手包又硬,打在人身上,和暗器冇分彆。

阮舒的準頭很好,一下子打到了左後方騎摩托的人身上,整個人帶著摩托翻了過去。

“我的包……”池萱萱聲音細小,有些捨不得。

那是她上週剛買的。

阮舒聽見,“你的東西比我身上的便宜,我可捨不得扔鑽石首飾。”

“你放心,等過了這難關,我給你發獎金,想買什麼再買!”

池萱萱連連點頭,那個手包她買回來就後悔了。

好看是好看,但也太紮了。

“你扔吧,阮姐!”

她這會兒把什麼職業素養都拋在腦後了,變回了阮舒身邊的可愛小跟班。

連阮總都忘了叫。

陸景盛從後視鏡裡能看見阮舒的動作,眼下不是囉嗦的時候。

他隻能儘力把車開快開穩。

阮舒見扔東西有效,抄起池萱萱的化妝鏡瞄準右後方的摩托扔了過去。

這次對方有了防備,輕易就躲過了。

阮舒咬牙,“跟我來的那些保鏢呢?”

“我上車的時候就給他們打了電話,他們說會跟上來的。”池萱萱大喊。

“希望他們速度快一點!”

阮舒邊說著,邊朝後麵扔東西。

哪怕打不到人了,能做一些乾擾,不讓他速度太快追上也是好的。

眼看對方適應了阮舒的打發,一點點接近車尾。

這時候,摩托車後方突然衝出兩輛黑色路虎!

兩車做包夾之勢,進而把那輛摩托逼退在了後方。

阮舒看見熟悉的車和車牌號,終於鬆了口氣,“好險。”

回到阮家老宅。

阮舒和池萱萱驚魂未定。

保鏢慢她們一些回來,竟然抓了個活的。

摘了那人的頭盔,是個異國麵孔。

看見了阮舒等人,一言不發,揚著腦袋。

陸景盛看見他這個態度,站在他麵前,“會說漢語嗎?”

那人嘰裡呱啦,說了a國話。

陸景盛擺了擺手,讓保鏢把人送去警局。

“不再問問嗎?”池萱萱好奇。

“嘍囉而已。”陸景盛舌尖舔舐後牙,“我要出去一趟。”

他冇耐心再等下去了。

今天陸湛敢動手,明天指不定會出什麼其他的事情。

阮舒抓住他胳膊,“萬事小心。”

陸景盛點了點頭,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