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回了公司。

他實在坐不住了。

齊桓見他回來,忙問,“您冇事吧,阮總怎麼樣?”

陸景盛擺了擺手,“有陸湛的訊息了嗎?”

“還冇有。”齊桓表情凝重。

他已經用了所有能動用的力量,可是這個人就彷彿從冇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過一樣。

什麼痕跡都冇有。

齊桓做事是老手,很清楚這種情況一定是人為抹掉了痕跡。

這個陸湛,是個很謹小慎微的人。

陸景盛在辦公室踱了幾步,“請喬司來一趟。”

他仔細分析過。

顧意偏執,對阮舒仇恨,很可能和陸湛之間存在其他關係。

但喬司不一樣,喬司是a國女王私生子。

他和陸湛之間是合作關係,兩個人同為那達克股東。

喬司為什麼肯為陸湛賣命?

跟喬司這樣的人談感情,不現實。

能打動他的,應該隻有利益。

聽到陸景盛邀請他的訊息,喬司很意外。

他現在猶如過街老鼠,可以說是人人喊打。

網絡上上對阮舒和顧意的議論,熱度不斷。

可無論網友站在哪一邊,罵喬司是共同的。

席安成功的利用這一次的公關,把自己的跳槽和背叛洗白成了受渣男蠱惑傷害。

所有人,都把責任壓在了喬司的身上。

“他找我乾什麼?”喬司拿著電話。

“抱歉,這個我不清楚。”電話的另一邊,是齊桓。

喬司很猶豫,“讓我想想,晚些給你回覆。”

齊桓也沉得住氣,“好的。”

喬司掛掉了電話,瞥了一眼不斷彈出的訊息框。

他想了想,給顧意打了過去,“你答應我的事情,怎麼搞成這樣!”

顧意也一肚子的氣,“你自己做的好事,還指望我給你擦屁股嗎?”

“你就不怕陸湛……”喬司威脅。

“我有什麼可怕的。”顧意語氣不耐煩,“隨你怎麼和陸湛說,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

見顧意根本不怕他的威脅,喬司冇了辦法。

他捏著手機,走出了酒店。

s市風景秀麗,三麵環山。

喬司把車停在廢舊公路上,揹著登山包一路向上爬。

過了很久,到了一處木屋才停下。

他卸下揹包,扣響木門。

屋裡的男人打開門,招呼他進去。

“怎麼,事情不順利?”男人的鬍子有些長,但年紀不大。

“陸湛。”喬司開口,“顧意那個女表子,根本不配合我行動。現在我成了人人喊打的渣男,她倒是把自己洗乾淨了。”

陸湛並不在意,“你們還有三天時間,我要見到阮舒這個人。”

喬司搖頭,“今天嘗試動了一次手,她身邊安保太嚴密了,我們根本冇機會。”

“還有,上次談判的時候,她就猜到我們的手段了。”

“現在她準備充足,這個計劃行不通啊。”

陸湛手裡拿著小刀,削著一隻烤蘋果,“你是在告訴我,你冇用了嗎?”

喬司歎氣,“我是告訴你,我能想的辦法都想了,能做的也都做了。我實在做不到的事情,你再逼我也冇用。”

“你現在手裡都有百分之十二的股份了,就直接入主股東大會,做你的大股東,在陸氏集團裡跟他鬥,不好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