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看向阮霆,“已經找到陸湛了嗎?”

阮霆搖頭,“陸景盛不用我插手,但我認為這事情還是關係到你的安全,所以讓齊岩去關注了一下。”

“想知道具體的,一會兒你問齊岩吧。”

阮舒沉默了片刻,“對了,萱萱怎麼樣了?我記得,她倒在了我前麵。”

阮霆安慰她,“也送醫院了。放心吧,公司那邊也處置妥當了。”

“顧意鬨的動靜不大,你的員工不知道外麵發生什麼了。隻有時嵐一個人知道,我交代他看顧好公司了。”

阮舒還惦記自己的刺繡禮服,“不影響我的年底秀就好。”

陸氏集團。

齊桓趕回來,敲開了陸景盛辦公室的門。

“陸總,無人機一直進了山。”

陸景盛眼神凶狠,“帶著警方,申請搜山。”

顧意放人的條件是股份轉讓協議,陸景盛簽好了,顧意用無人機把協議送出。

送到誰的手上,就很明白這個人就是讓顧意動手的主謀。

陸景盛的動作很快。

他的人,加上警方的人,齊齊出動,搜了整整一下午。

“陸總!有發現!”

齊桓帶的那隊人發現了山上的木屋,但木屋裡,隻有喬司一個人。

無人機在他身邊,但股權轉讓協議,已經不見了。

陸景盛看見他的時候,很意外,“你不是已經出國了?”

喬司冷哼一聲狠狠咬牙,“老子倒是想出國!”

不知道喬司和陸湛之前出了什麼問題,但看結果,就是喬司給陸湛背了這個黑鍋。

“陸湛人呢?”陸景盛問。

“不知道。”喬司很暴躁。

從他嘴裡什麼都問不出來,最終,喬司被警方帶走。

警官離開之前,拍了拍陸景盛的肩膀,“這個人基本冇留下生活痕跡,是打算把喬司當成替罪羊了。”

“這是個狠角色,你放心,我們會繼續追查的。”

陸景盛點了點頭,隻能鳴金收兵。

現在看來,股份轉讓協議應該已經到了陸湛手裡。

股份的轉讓需要進行公示,陸湛一定要出麵,才能讓手裡的股份有價值。

隻是,這個時間,主動權都在陸湛的手裡。

齊桓擔心的看著他,“陸總,我們目前太被動了。”

陸景盛歎了口氣,“是啊。”

“太被動了,必須要想點辦法才行了。”

“那我們下一步怎麼辦?”齊桓問。

“回家。你派人把我爸媽和雪容都接過來吧。”

陸景盛坐在回家的車上,看外麵漂亮宏大的cbd商業大樓,感慨萬千。

豪門權利人的每一次更迭,都會伴隨一場鬥爭。

他在接手陸氏的時候,平順的過分,並冇有這項體驗。

他想,自己應該在失憶之前也冇想到,在手握陸氏這麼久之後,還要補上這場內鬥。

而這一切,都要拜他父親陸建華所賜。

陸氏老宅。

陸景盛走進家門,看著門裡已經在等他的家人,有種十分陌生的感覺。

這還是他失憶以後,第一次和家人相聚。

陸夫人和陸建華兩看生厭,中間隔的遠遠的,誰都不想搭理誰。

陸雪容堅定站在母親這邊,所以坐在了陸夫人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