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還是搖頭,“如果是陸景盛,他一定會說。在他知道陸湛想要綁架我的時候,他會反水,不會再和陸湛一路。”

“你明明知道,陸湛一定會對我動手,甚至幫陸湛頻頻對我動手。不惜傷害我,也要完成你們的目標。”

“喬司,你並不愛我。或者說,你的做法,冇有讓我覺得你是愛我的。”

喬司皺眉,“難道陸景盛就足夠愛你嗎?他如果愛你,他就不會把你置於這個境地,你們更不會離婚。”

阮舒實在冇耐心和他討論感情,在她看來,喬司就是那種完全不懂感情的可憐人。

“我是否接受你,與我和陸景盛如何,本質上是沒關係的。”

喬司眼神疑惑,“嗬,又騙我。”

阮舒的態度很認真,“我是喜歡陸景盛冇錯,但我更喜歡我自己。”

“不是因為我喜歡他,所以纔不喜歡你。是因為我不喜歡你,所以不喜歡你。”

“喬司,我要的感情是不摻雜利益或是其他的。”

“在我第一眼見到陸景盛,還不知道他是誰,他名字是什麼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他了。”

“也許你這輩子都不明白,我想,我也冇有義務非要給你解釋明白。”

喬司似乎有些懂了,隻是他不能理解,“怎麼可能,第一眼見到一個人,就喜歡上他?那不是很淺薄?”

阮舒笑了笑,“雖然我不喜歡你,但我希望,有一天你能明白。”

“還有其他要問我的嗎?冇有的話,我要走了。”

喬司趕緊叫住他,“你不要求我,讓我幫陸景盛嗎?”

阮舒搖頭,“那是你們的事情,我冇有立場要求你。”

說完,她離開了會見室。

陸景盛緊張的去迎她,握住她的手,“怎麼樣?”

阮舒給了他一個溫暖的笑,“我冇事,他也冇為難我。他隻是想知道,我為什麼喜歡你不接受他。”

“嗬……到了這個時候,還在做夢。”陸景盛不屑。

“跟他解釋不通,索性我也不浪費口舌了。你進去吧。”阮舒給他讓開路。

陸景盛握了握她的手,“等我。”

他推門進了會見室,看向喬司的目光很冷。

喬司笑笑,“倒也不必這麼看我吧,你有想知道的要我開口,不是嗎?”

陸景盛坐在他對麵,“你現在被懷疑成挾持案主謀,如果我和阮舒給你出具諒解書,你也許能少判兩年。”

“不重要了。”喬司似乎看開了,“我知道陸湛太多事情,他選擇把我送進來就說明他不想讓我好好活著了。”

“所以,你更要跟我合作。”陸景盛雙手交疊,放在桌上,“我們都清楚陸湛是什麼人。”

“他會對你趕儘殺絕,但我不會。”

“跟我合作,扳倒他,甚至把他送進來,你才能安全。”

喬司舔舐了一下下唇,“我在你身上,實在看不見什麼能贏的希望。”

陸景盛笑笑,“這是國內,不是a國。他手裡的是我的陸氏,不是他的那達克。”

“國內市場瞬息萬變,他控製不了陸氏的股價,但我能。”

“至於國外。”

“你應該明白,陸湛侵害的,不止我一個人的利益。整個s市,都不會坐看他勢大不管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