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陸景盛最大的底氣。

陸湛可以說是成也喬司,敗也喬司。

喬司把vr技術的項目拋出來,國內太多公司想要。

陸湛一旦把控陸氏集團,坐穩位置之後的第一件事,一定是動這塊大蛋糕。

他是那達克的股東,自然比其他人更明白vr技術如何本土化,如何變現。

一個外人,想要分食利益,就勢必是和s市其他的豪門作對。

喬司低頭,思慮半晌。

vr技術的項目,他從頭跟到尾,很明白在國內有多炙手可熱。

陸景盛的話,有道理,但他還是覺得危險,“你想讓我做什麼,能給我什麼?”

“陸湛想要強製收購陸氏集團的其他股份,就要拿出足夠的現金來。”

“我要你遠程操作,截斷他的現金流。”

“你能得到的是自由,和那達克的控股權。”

“以及,那達克未來和s市企業合作vr技術,所得盈利的分紅。”

喬司斟酌著。

對他而言,能獲得自由,比什麼都來的有誘惑。

他的家在a國,如果不是為了和陸湛的利益共同體,根本不會摻和進華國的事情裡。

但他很瞭解陸湛,“陸湛的現金流,可不是那麼好截斷的。”

陸景盛見他還有猶豫,轉換了話題,“喬司,以你的身份,不至於為陸湛賣命。”

“他給了你什麼,讓你這麼心甘情願,為他坐牢?”

喬司陷入回憶中。

心甘情願談不上,一開始他認識陸湛,隻是因為同病相憐。

同為私生子,同樣才智過人,同樣不甘心被埋冇。

到後來,他們聯手創立那達克,他欽佩陸湛的智謀,可也覺得他的偏執讓人恐懼。

一直到,陸湛提出要他幫忙,向陸家複仇。

彼時的那達克已經做到a國同行業市場份額占有前三名,陸湛許諾他,隻要他能複仇成功,那達克就全都給他。

他想也很好,他要那達克,陸湛拿到陸氏。

做一做國際貿易,以後的利潤會很可觀。

然而,一次次的失敗吃虧,他開始打退堂鼓,陸湛還是不肯認輸。

直到現在。

陸湛捨棄顧意,陷害他做替罪羊,自己成功拿到了股份。

如果他不能從這裡出去,那麼那達克和陸氏集團都將被陸湛握在手裡。

陸景盛看著喬司不斷猙獰的表情,就知道,自己不用再多說什麼了。

陸湛手段狠毒,不給自己留後路,也不給同伴留後路。

到頭來,就隻會眾叛親離。

“哼。”喬司苦笑,“就算我幫你也冇辦法。”

“陸湛的現金流和現金池,都掌握在他自己手裡,我碰觸不到。”

陸景盛見他鬆了口,知道是有戲了,“你也不知道他現金流的來源,對嗎?”

喬司嗅到一絲異樣氣味,“你這話什麼意思?”

陸景盛誘敵深入,“我換一句話問,那達克在經營過程中,是否有過資金缺口,陸湛及時補上,但你們誰都不知道資金來源是什麼的情況?”

“有過。”喬司點頭。

“陸湛給顧意的錢,全部來自灰色收入現金池。也就是說,全部都是非法資金。”陸景盛給他解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