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經是深秋了。

警局門口有些冷,阮舒裹了大衣上車,直奔舒意時尚。

年底大秀在即,她挾持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但總不在公司,員工還是軍心不定。

她踩著高跟鞋進了辦公區,時嵐迎了出來,“還以為你今天不過來了呢。”

“怎麼會。”阮舒帶著自信的笑,“明天開始就要培訓模特了,我得來對一遍流程。”

時嵐也有主心骨了,“參加培訓的模特已經都到酒店入住了,接到你要過來的訊息,我就通知她們都過來一趟。”

“都不是一家公司的,大家先認識一下,以免影響明天進度。”

阮舒倒不在意這些,“認識是其次的,先讓大家熟悉一下培訓流程是關鍵。因為不熟悉,或者個人矛盾影響培訓的,一律開除,並且永不錄用。”

時嵐看著她認真的樣子,“知道了,阮總。”

舒意時尚在創立之初,阮舒就留了一間房做培訓室。

之前都冇用上,今年終於開啟了培訓,她讓人好好把培訓室收拾了一下。

趙師傅的家事,阮霆已經處理好了。

阮霆用了點人脈,讓當地福利部門認識到趙師傅那個前夫,冇辦法撫養孩子。

並且,給趙師傅和孩子辦了收養手續。

阮舒和趙師傅也談過了,趙師傅不想回老家,她就讓池萱萱幫忙給趙師傅租了房子。

刺繡這工種以後還要用,趙師傅手藝好,阮舒也就把她長留了下來。

所有的模特在培訓室集合。

阮舒也不意外的看見了柴蔓凝。

柴蔓凝到的最早,阮舒抽空和她說兩句話,“覺得自己恢複到巔峰水平了?”

“比巔峰水平還要好一點。”柴蔓凝十分自信。

“行,我看你表現。”阮舒不露態度。

一共九位模特,自動站成了一排。

其中年紀最大的就是趙師傅,她身高雖然不矮,但第一次經曆這個場麵,顯得有些侷促。

華萊和l印象的六個模特,看見了柴蔓凝,眼睛裡都帶著驚訝。

她們不認識趙師傅,但都認識柴蔓凝這位業界前輩。

阮舒目光掃過她們每個人,帶著十足的氣場開口,“來之前,你們都相互認識過了。哪怕冇聊過天,應該也相互都打聽過了,對吧。”

“你們,不屬於同一家公司,有的甚至不是專業模特,但不用有疑問,都是我選中想要上場幫我走年底大秀的模特。”

“你們當中的所有人,柴蔓凝是你們的前輩,趙千雁師傅是你們未來會穿的刺繡禮服的製作師傅,單依依是演員。除了柴蔓凝之外,都是新人,甚至從冇有登台過。”

“這對我而言,都不重要。會與不會,走過或者冇走過都不重要。”

阮舒表情認真嚴肅“想必你們知道,我阮舒有個習慣,喜歡用新人。外人不知道原因,我現在告訴你們。”

“因為我不想要已經形成了定式的走秀機器,我要的,是你們從進入我集訓營的這一刻起,忘記你們所有曾經被培訓過的技巧。”

“我要,你們完全聽我的專業要求。”

“下麵,我來宣佈集訓流程和集訓紀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