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湛狠狠咬牙,麵上還不能發作。

隻能和善的看著陸景盛,開口說:“賬戶是出了一些問題,今天付不了款。”

“陸先生如果真打算出手,明天可以再來一趟。”

“好。”陸景盛很痛快,也不為難他,“那我明天上午再來。”

陸景盛剛一離開,陸湛就踹了轉椅一腳。

不用多想就能猜到,一定是陸景盛在裡麵做了什麼。

如果明天陸景盛來的時候,還拿不到錢,那公司賬麵緊張的訊息就要傳出去。

他纔剛接手公司,不能有這種負麵訊息。

“給我調境外現金池!”他把助手叫進來吩咐。

“可是老闆,您的賬戶被凍結了。”助手臉色為難。

陸湛甩手給了他一巴掌,“那就達到彆人的卡裡!顧意,喬司……”

“不,不行,他們被抓了。”

“你,打到你的卡裡!”

助手捂著臉搖頭,“老闆,你個人的收購行為,隻能從您的卡上走賬,否則冇有法律效力的。”

陸湛狠狠咬著後槽牙磨動,“好啊,陸景盛,斷我後路!”

他思索片刻,拿起電話,“喂,是卓眾銀行的吳行長嗎?”

“對,我是陸湛,我想辦一張你們銀行的金卡。”

“這兩天會有大額交易。”

得到對方肯定的回答,陸湛表情才輕鬆一些,“好,那就說定了,我這就過去。”

陸景盛坐在車裡,看著陸湛離開了陸氏集團大樓。

齊桓這時候傳回訊息,“陸總,陸湛去了卓眾銀行。”

陸景盛放下撐在車窗邊的手肘,“通知裴總,陸湛準備給國內新賬戶注資了。”

“是!”齊桓乾勁兒滿滿。

舒意時尚。

阮舒這幾天一心撲在訓練上。

三天的時間轉眼就過。

“第一次考覈,準備!”

“開始!”

柴蔓凝和譚怡雯的狀態很好,一如既往的穩定。

讓阮舒意外的是,這些人裡,進步最快的竟然是單依依。

她走秀先天比其他人的表現力更強,現在專業水平上來了,能力上已經能力壓華萊和l印象的新人了。

而趙千雁,雖然足夠努力,但她的基礎落後其他人太多,考覈結果也不理想。

新人裡麵,阮舒比較看好華萊出來的秦慧欣。

考覈結果出來,柴蔓凝、譚怡雯、單依依分列前三名,然後是秦慧欣,趙千雁墊底。

“你們自己也看見自己的結果了,我不會給你們分析問題。”

“如果自己看不見自己和其他人的差距,我掰開揉碎分析也冇有用。”

“下一次考覈在三天後,今天下午的訓練照常進行。”

新人們相互看看,誰也冇把趙千雁放在眼裡。

可看見單依依的進步巨大,心裡也都開始著急。

阮舒讓所有人解散,發現趙千雁還在繼續聯絡。

她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條路上,不放棄肯努力才最重要。

她回到辦公室,池萱萱敲門進來,“阮總,接到了樂弘經紀人的電話,說想要見您。”

“見我乾什麼?為了單依依啊?”阮舒猜測。

“這我就不知道了,他經紀人冇說。”池萱萱搖頭。

阮舒思忖,現在陸氏集團在陸湛手裡,她要是跟樂弘合作,那不等於給陸湛送錢。

不上升站隊問題,單看陸湛給她使了那麼多壞,她就不太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