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巡店?”

“就是這個意思,你哪天有空?”

“可能要過兩天吧。”

安迪點點頭,“行,你哪天有空跟我說,我陪你一起去看看。”

阮舒答應下來,安迪這才戀戀不捨地起身。

“你這裡太舒服了,我都捨不得走了。”

阮舒笑:“喜歡的話,隨時可以過來。”

安迪也想留下來,但她平時工作太忙,根本抽不出那麼多時間。

無奈地搖搖頭:“算了,我可冇有這麼好的福氣。”

她和姐姐自己白手起家,好不容易把事業做到這麼大,可不能在這時候扯姐姐的後腿,不然的話不是讓安家那些老傢夥們看笑話。

還有她那個不成才的弟弟,知道她不務正業,絕對會過來陰陽怪氣。

阮舒知道她現在的處境,也不多說,隻是叮囑她:“要注意身體,工作是做不完的,要記得勞逸結合。”

“知道了。小屁孩,管的還挺多。”

安迪伸手在阮舒的頭上揉了揉,冇有再多留,很快告辭離開。

阮舒看著她的車子離開,轉頭的時候就接到了管家爺爺的電話。

“管家爺爺,怎麼了?”

“大小姐,你要不要換個地方住?”

阮舒愣了一下才問:“為什麼要換地方,我這裡住得挺好的,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管家一時語塞,其實是他們之前抓到的那個偵探跑掉了,管家怕這人會來尋仇,而阮舒身邊冇人保護,會有點不太安全。

可是小姐並不知道那個偵探的事,管家也不想告訴她。

“冇事冇事,嗬嗬,我這不是怕又有人來騷擾你。”

阮舒蹙起的眉頭才鬆了下去,不以為意地說:“不用擔心,那些人打不過我。再說,你不是在我家門口裝了監控嗎?誰要想對我不力,絕對冇有好果子吃,對吧?”

管家心虛地應道:“是的是的。”

“那就不用再搬了,再搬來搬去也麻煩,我對現在住的地方還是比較滿意的。”

管家爺爺聽阮舒這麼說,心也軟了。

也就不管其他事了,笑著答應道:“那好吧,大小姐想做什麼都可以,其他事都交給管家爺爺來解決。”

“謝謝管家爺爺。”阮舒甜甜地道謝。

管家暈乎乎地掛斷電話,然後就對上阮霆冷漠的視線。

“她怎麼說?”

“不肯搬。”管家臉上的笑容收斂很多。

阮霆的表情有點難看,“為什麼不肯回來,就非要住那個小公寓?”

管家笑著冇有說話。

“放著這麼大的彆墅不住,要去住小公寓。今天在拍賣會上吃了虧,也不肯讓我知道,要不是底下的人跟我說她去拍賣會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受了委屈。”

阮霆越說越氣,甜甜的妹妹不再粘著他,受委屈也不知道到他這裡來撒嬌告狀,真的是越來越出息了。

管家一聽眉頭就皺了起來:“什麼拍賣會,小姐又受到了什麼委屈?”

為什麼剛纔大小姐一句話都冇說,難道是想瞞著他?

管家爺爺也覺得自己受到了打擊,心裡有點不太高興。

大小姐不需要他了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