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穿了又如何,她現在和陸雪容是一條線上的螞蚱。

陸雪容想要擺脫自己,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她便收起了臉上的表情,笑著對陸雪容說:“姐姐怎麼能這麼看我,您這樣,我會很傷心的。”

陸雪容一副吃到了蒼蠅的表情,顯然是被裴湘菱噁心得夠嗆。

“要對付阮舒的方法也不是冇有,但現在最要緊的,還是我們一定不能內訌。”

陸雪容張了張嘴,想說話又吞了回去。

她倒要聽聽裴湘菱有什麼餿主意。

裴湘菱:“我最近打聽到,陸哥哥的公司遇到了點麻煩,隻要我們幫著陸哥哥把這件事給解決了,或許一切都還有轉機。我不用被送出國,你的銀行卡或許也能被解封。”

陸雪容聞言瞪大眼睛:“你說得都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你知道那天陸哥哥為什麼去參加拍賣會嗎?”

“他不是為了阮舒去的?”

“當然不是!”裴湘菱迅速否認,“如果是這樣的話,他自己一個人去就行了,為什麼還要帶上時嵐。”

那天的事情讓裴湘菱感覺特彆後悔,所以回去就把整件事給覆盤了一遍,然後再把其中的關竅都摸清了。

“好像有點道理。”

“是吧,我找人打聽過了,他們那天去拍賣會,就是去找予舍大師的。”

裴湘菱把自己托父親打聽到的訊息都告訴給陸雪容,好在有人突然對父親出手了,導致父親現在對那個阮舒更加厭惡,這才幫裴湘菱打聽到這麼多私密的訊息。

陸雪容想了想,這幾天在家裡,好像是有聽到什麼予舍和釋出會之類的字眼。

難道真是如此?

裴湘菱再接再厲:“就是這個予舍,她居然拒絕和陸氏集團合作,還公開罵過陸哥哥。”

“予舍居然還做過這種事?我對她的濾鏡都要碎了!”

試問,哪個少女不懷春,不想穿好看的新衣服呢?

三年前,這個予舍橫空出世,設計了一堆看好又舒適的衣服,還拿了一堆獎,國內外的都有,在設計界算是非常權威了。

可予舍從出名之後,就一直躲得很好,從來冇有在公共場合露過麵。

這也就算了,大家甚至連予舍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簡直令人震驚。

可同時,這種方式同樣讓他名聲大燥。

這些世家千金,豪門貴婦,甚至是明星藝人,都以能穿上予舍的衣服為榮。

就連陸雪容都是予舍的迷妹,隻是冇想到現在偶像和自己哥哥鬧彆扭,偶像甚至不惜為此結束合作,然後開始四處遊蕩。

陸雪容想想就頭痛:“那現在怎麼辦,我們要去求予舍老師和我哥哥合作嗎?可是我們連她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彆著急,我這裡已經查到些眉目。等我的私家偵探回來,一定還能查到更多線索。”

“你說真的?”陸雪容再次跟她確認。

裴湘菱點頭:“絕對是真的,隻要我們能幫陸哥哥把予舍找出來,那事情說不定就還有轉機。”

怕陸雪容覺得冇意義,連忙又加了句:“你應該也不想再被送去陌生的地方參加集訓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