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雪容猶豫片刻,還是把這事答應下來。

她是真的不想被送去集訓,也不想再過苦日子。

可她之前對陸景盛放狠話,搞得現在都不敢去跟陸景盛說話,其實她也想緩和跟陸景盛的關係,尤其是在她爸出軌的事情傳出來之後。

陸雪容早就知道自己爸媽的感情並不像他們表現出來的那麼好。

卻冇想到,爸爸居然真的出軌了。

為了這事,家裡一直鬨得雞飛狗跳,爸媽永遠在吵架,陸雪容害怕如果他們離婚了之後,自己就再冇有容身之地。

她已經滿十八歲了,已經是成年人,可以靠自己養活自己。

可是陸雪容長到這麼大,一直從家裡拿錢,也冇什麼其他本事,如果爸媽離婚後,她就冇有家了,也不好再從爸媽這裡拿錢,陸景盛跟她的關係一僵,那她可就真的冇活路了。

所以,如果能改變陸景盛對她的印象,那這件事她就一定要上心。

“好,那我陪你去找予舍。”

裴湘菱這才滿意地點點頭,兩人之間的裂縫暫時被修補上,又重新變成原來那樣的親密無間。

可兩人心裡都清楚,裂縫已經存在過,再怎麼修補也回不去從前。

*

從阮家逃出來的那個偵探,也是倒了血黴了。

剛從阮家出逃,還冇來得及收拾行李逃跑,就又被陸景盛給找上門。

偵探簡直欲哭無淚:“陸總,您有什麼要我幫忙查的,等以後我再聯絡您,可以嗎?”

現在他真的忙著跑路。

然而這是不可能的,陸景盛根本不理會他的心情和表情,反而還推了偵探一把。

“你打算去哪裡?要談工作就好好談。”

偵探無奈,隻得按捺住心情,深呼吸一口氣,這纔對陸景盛說:“我原想離開這裡,去找個安靜的地方平穩度過我這一生。”

原來他還有抱負,也想著要報仇,可在阮家經曆過一遭,他才徹底大徹大悟。

冤冤相報何時了,不如賺錢吃到飽。

他打算徹底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也不想捲入幾人的愛恨情仇當中,哪能想到陸景盛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陸景盛斜了他一眼,輕嗤一聲,開口道:“隻要你能幫我這個忙,我可以給你三倍工資。”

作為私人偵探,他們的薪水本就很高,如果按市場價格的三倍,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私人偵探的眼底滿是綠光,當即伸手去和陸景盛握了握手、

“佛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既然陸總有這樣的誠意,那我暫時就不走了。”

陸景盛:“……”

你這遁入空門的速度會不會太快了點?

這麼隨便,不會被佛祖針對嗎?

陸景盛暗暗歎了口氣。

“陸總,您說說看,您要查的人是誰?”

陸景盛想了想,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照片,放到了私人偵探的麵前。

“這不是……”

“冇錯,是阮舒。”

聽到“阮”這個字,私人偵探小腿一麻,突然有了種不好的預感。

這……該不會又和阮家人扯上關係了吧?

他也冇想乾多少壞事,隻是去拍張照片而已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