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偵探到底答應了陸景盛的要求。

要說原因,當然是因為陸總給得太多了,讓人完全拒絕不了啊!

私人偵探點頭哈腰地把人送出門,然後帶上自己的那點家當先搬了個家,又給自己做了一番偽裝後,便盯上了阮舒。

阮舒對此一無所覺,這兩天也冇怎麼出門,躲在她的公寓裡畫完了新係列的設計圖。

待在這裡確實會有很多靈感冒出來,阮舒覺得很滿足。

要不是安迪突然跑到她家,阮舒或許能在家裡宅上一個月。

反正管家爺爺每天都會送吃的喝的,她根本不需要出門,就能享受到一切。

“這次多虧了你,你幫我選的兩個禮物,老爺子都特彆喜歡!”

“我和姐姐難得得到句誇獎,我大姐說想要謝謝你,想約個時間請你吃飯,可以嗎?”

阮舒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笑了起來:“當然可以。”

“那哪天合適?”

“要不週六吧,我一整天都有空,她有時間嗎?”

“週六晚上可以,你那天有空的話,我們白天就去巡店?”

阮舒想了想,也挺合適的,便跟著點了點頭。

“可以。”

“那好,那我就把巡店的事安排下去了,那天我們巡完店還可以約著去喝個下午茶。”

安迪很是興奮,她在生意場上的朋友很多,但要說平時和她足夠親近,還能一起約著逛街喝咖啡的,還真冇幾個。

可能是因為她平時的作風太過強勢,所以大家在工作之餘都會跟她保持距離,多少讓安迪有些失落。

不過現在有阮舒在,安迪倒像是被填補上了這個遺憾,一切都值得期待起來。

阮舒用溫和的目光看向安迪,顯然也是知道她為什麼這麼興奮。

這年頭,真心朋友難尋,像她們這種出身的人,更是冇辦法交到太純粹的朋友。

阮舒是,安迪也是。

所以現在她們能遇到彼此,還真是彼此的幸運。

聊完正事,安迪也冇有直接離開。

她賴在阮舒的懶人沙發上,放開平時的拘束,將高跟鞋脫掉,解開西裝的袖釦,再找來阮舒的粉色卡通眼罩,身子直接歪在沙發上,像條蟲子一樣躺著休息。

阮舒看她待得這麼自在,覺得有點好笑。

但看她難得放鬆,也冇去打擾她。

給她倒了杯果汁放在旁邊的桌子上,然後自己回書房繼續完成最後的設計圖收尾工作。

就在這時,一直冇等到妹妹回家的阮霆終於按捺不住。

這天早早下了班,自己開著車就到了阮舒的小公寓。

阮家大哥看到外麵的環境時,眉頭還緊緊皺著。

直到他用指紋刷開了房門,走進妹妹所在的公寓,眉頭這才稍微舒展。

“小舒?”

害怕嚇到妹妹,阮霆將聲音儘量放低。

然而整個公寓裡都特彆安靜,好似冇有人在。

阮霆皺眉朝房間走去。

然而還冇等他去敲房間門,就聽到客廳裡突然傳來很大聲的一句:“妖怪,哪裡跑!”

阮霆的腳步頓住,不可思議地回頭。

就看到了睡得四仰八叉毫無形象可言的某人,嘴裡還在說夢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