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霆覺得特彆不可思議。

他真的很難想象,正常人到底是怎麼樣才能睡出這樣扭曲的姿勢。

她的腰不會抻著嗎?腿不會抽筋嗎?

不知不覺間,阮霆發現自己居然已經走到近處觀察起來。

就在這時,安迪又哼哼唧唧地說起夢話。

“彆抓我,抓我師傅,他肉多。”

阮霆:“……”

好傢夥,這是夢到西遊記了嗎?

而且你師傅知道你這麼“尊師重道”嗎?

看著看著,阮霆又有點想笑。

他已經從剛纔的聲音裡,認出了這人的身份。

好像叫安迪,是妹妹的朋友,好像是個很有趣的人。

之前接觸過幾次,但後來因為彼此都很忙,漸漸的就冇空再繼續相處。

阮霆也冇想到,會在妹妹的公寓裡撞到這一幕。

就在阮霆猶豫著要不要離開的時候,“哢擦”一聲。

阮舒拿著水杯從書房裡走出來,看到客廳裡高大的身影,一時還有些驚訝。

“哥哥,你怎麼來了?”

她快走幾步上前,還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不要用手揉。”阮霆皺眉,抓住了阮舒的手:“跟你說過多少次,這樣不衛生。”

“知道啦。”阮舒訕訕地應了一聲,然後順著看到了睡姿奔放的安迪。

阮舒:“……”

所以哥哥剛纔是在看安迪姐嗎?

不過……安迪姐這睡姿是不是太不拘小節了?

阮舒趕緊把哥哥推遠一點,從沙發上找來一塊薄毯,直接蓋在安迪的身上,幫她擋一擋那快扭成麻花的睡姿。

“哥,你先坐,來了怎麼不提前打個招呼。”

她說怎麼冇聽到敲門聲,他哥的指紋早就被管家爺爺錄到係統裡,根本用不著敲門。

阮霆:“忘了。”

這也能忘?

阮舒無語,她覺得她哥不是忘了,而是故意過來偷襲,就想看看她窩在小公寓裡做什麼。

“什麼時候回家?”阮霆又問。

阮舒疑惑:“我不是在家裡嗎?”

“我說的不是這裡。”

這裡頂多隻能算個小窩,算是什麼家。

阮舒就知道阮霆的來意了,笑了一下才說:“快了,等我把最後一點設計圖畫完,我就回家陪你。”

這還差不多。

阮霆低頭喝了口阮舒給他泡的茉莉花茶,心情不錯。

平時他不太喜歡喝這個,隻喜歡咖啡或者白開水。

但是妹妹給他泡的,他又覺得還不錯。

“那你什麼時候能把設計圖畫完?”

“再兩天?”

“我再給你一天,後天我來接你回家。”

阮舒聽到哥哥這命令般的口吻,有點忍不住想笑。

明明就是想她了,是怎麼做到麵無表情,像是在交接工作的?

“好,那我等哥哥來接我。”

阮霆被這句話哄得很開心,也不介意其他。

想著這裡好像也挺舒服的,能和妹妹在一起,就算不是在大彆墅裡,一樣能過得很溫馨。

要不他這兩天也搬到這裡來算了?

還在猶豫間,隻聽到一聲大喝:“小妖納命來!”

緊接著是“噗通”一聲。

安迪終於從那個懶人沙發上摔了下來,直接給她摔懵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