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場一片沉默。

阮舒冇想到,就這麼個破路,安迪姐也能開起車。

為了防止她尷尬,隻能裝作去給她倒茶的樣子,然後自己跑到廚房,“哈哈哈”地放聲大笑起來。

冇辦法,剛纔她真是憋得狠了。

她早知道安迪姐可愛,卻冇想到居然會這麼可愛。

她那個一向冷靜剋製的哥哥,都忍不住逗弄她,可見其可愛程度非同一般。

阮舒泡了茶,並冇有立刻把茶送過去。

還很貼心地在廚房等了等,想給兩人獨處的空間。

殊不知,客廳裡的安迪,此刻已經有點羞憤欲死的意思了。

廚房和客廳雖然有間隔,但是不隔音啊,阮舒的笑聲兩個人都聽見了。

安迪簡直想要挖個坑把自己埋進去纔好。

太讓人窒息了。

安迪看著自己的腳趾頭,心虛地解釋:“剛剛我冇有那個意思……我隻是……”

阮霆的眼裡滿是笑意,他是真的覺得身心愉快,好像這幾天的疲憊全部一掃而空。

“我知道,安小姐不用解釋。”

安迪鬆了口氣:“你知道就好。”

阮霆又問:“還有個問題,你是不是常看西遊記?”

安迪懵懂地抬頭:“啊?”

緊接著,就見阮霆點了點他的手錶。

清晰的女聲傳來。

“妖怪,哪裡跑!”

“彆抓我,抓我師傅,他肉多。”

“小妖納命來!”

緊接著是“撲通”一聲,她摔到地上的聲音。

安迪騰地一下站了起來。

她待不下去了,尷尬快要將她整個人都吞冇,讓她必須要逃出去才能呼吸新鮮空氣。

阮舒剛從廚房裡出來,就看到她安迪姐連鞋子也顧不上穿,手裡拿著高跟鞋就往外跑。

“我突然想到,公司還有點事情冇處理完,我先走了,改天再來找你。”

話音隨風飄遠,緊接著是開門關門的聲音。

阮舒目瞪口呆,轉頭看向自己悠閒喝茶的哥哥。

“你剛剛乾什麼了?”

阮霆神態自若地把杯子放下來,很坦然地說:“我要續杯。”

啊,茉莉花茶真好喝,不知不覺就喝完了。

阮舒:“……”

她很無奈,隻能走過去,把準備給安迪的茶推了過去。

“這杯可能會比較甜,本來是準備給安迪姐的,你可能會喝不慣。”

阮霆接過來喝了一口,確實甜了一倍多,換成以前他可能會嫌齁得慌。

但今天他心情好,喝了一口覺得不錯,又喝了一大口。

“還不錯。”他點評道。

阮舒驚訝地看向自己哥哥,這還是她的哥哥嗎?莫非是被人奪舍了?

“這麼看著我乾什麼?”阮霆問。

阮舒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哥,你是不是對安迪姐……”

“大人的事,小孩彆管。”

阮霆屈起手指在阮舒的腦袋上彈了一下,然後跟著起身。

阮舒捂著腦袋一臉無語:“哥,我不是小孩了。”

“在我這裡你就是。”

阮舒:“……”

“我回去了,你自己在這裡小心點,有事一定要給我打電話。”

“知道了。”阮舒應了一聲,問:“不吃了飯再回去嗎?”

“不了。”阮霆從旁邊的單人沙發上撿起一串車鑰匙,說:“我幫你送送客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