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霆的車開出了小區。

躲在暗處監視的偵探忍不住抹了把額頭的細汗。

差點又被髮現了,阮霆這人的警覺性真不是一般的強。

偵探怕舊事重演,連阮舒也顧不得監視,匆忙跑掉了。

還好他溜得快,要是再晚一點,是真的會被管家留下的保鏢們找到,然後再經曆一陣生不如死的日子。

偵探回到自己的地方纔鬆了口氣,將自己拍到的照片發給陸景盛,然後留言告訴他自己剛纔差點就被髮現了。

陸景盛那邊很快給他回覆,是一張轉賬截圖。

陸景盛又給他轉了十萬。

偵探咧開嘴,心想果然還是大佬出手大方。

像裴湘菱那種,對他一點不客氣不說,還摳門的要死。

為了給裴湘菱盯梢,他還損失了一台相機,甚至還害他被阮家人盯上。

怎麼算怎麼吃虧。

偵探想了想,乾脆聯絡陸景盛:“我這裡還有其他人的秘密,你想不想知道?一條秘密十萬。”

陸景盛什麼話都冇說,一口氣給他轉了五十萬。

這錢賺得真容易。

偵探很開心,當即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給陸景盛。

“裴湘菱偷偷在監視阮舒。”

“她跟蹤過你,還想讓我盯著你的動靜,不過被我拒絕了。”

“裴湘菱不像表麵看上去那麼簡單,她和她媽媽都不是什麼好人。”

陸景盛看完這三條訊息,一時無語:“就這?”

“嘿嘿,這都是淺料,還想要更勁爆的,就得加錢。”

陸景盛卻覺得這是對方敲詐勒索的潛台詞,笑了一聲道:“不用了。”

“五十萬,還差兩個秘密。”

偵探撇撇嘴,被拒絕有點不太開心。

“阮舒和裴欒好像冇有在一起。”

“最後一個,裴鈺的死,另有隱情。”

陸景盛本來以為也是像前麵一般,最後兩人都不會是什麼大秘密,都是他知道的事,猝不及防得到兩個火乍彈,讓他一時有點恍惚。

“你說的都是真的?”

“我不敢保證,但百分之六十以上都是真的。”

也就是說,這些很可能都是假料。

陸景盛壓下心中的情緒,最後隻是冷淡地應了一聲:“我知道了,你繼續完成我給你的任務,幫我找到阮舒和予舍之間的聯絡。”

偵探也怕把金主爸爸給惹毛,意識到陸景盛的語氣不太對,立刻賣乖:“我知道了,您放心,絕對物超所值。”

“但願如此。”

陸景盛掛斷電話,臉色很是難看。

時嵐看他這樣,不由湊過問:“怎麼了?”

陸景盛瞥了他一眼,冇有多說什麼。

“有人會在拒絕一個人的表白後,還跟對方抱在一起嗎?”

“你想什麼呢?”時嵐無語,“都被拒絕了還抱抱,腦子有坑嗎?”

陸景盛:“……”

“那個人該不會是你吧?你拒絕誰了,又抱了誰?該不會是裴湘菱吧?”

時嵐咋咋呼呼的,滿臉都在八卦。

陸景盛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他對裴湘菱真的冇有那種想法好嗎,是真的把她當妹妹。

後來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傳著傳著,裴湘菱竟成了他的童養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