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嵐很想繼續八卦,但在陸景盛的死亡凝視中,到底不敢作怪。

他老實下來,陸景盛也陷入思考當中。

時嵐說得對,換成是他,如果拒絕了女生的告白,說什麼都不會再去跟女聲抱在一起,那不是在給彆人希望嗎?

這算什麼拒絕,明明是欲拒還迎!

阮舒和裴欒也是剛認識冇多久,顯然冇有多少感情,自然也冇不用抱那麼親密。

所以,第四個秘密是假的,剩下的其他秘密也都可能是假的。

不對,那人隻說後麵兩個秘密的正確率是在百分之六十,前三條卻冇說。

所以,裴湘菱和她母親真的不簡單,自己這麼久一直被他以為的妹妹欺騙,真實蠢到極致。

陸景盛將心裡的懷疑埋下,重新思考起送裴湘菱出國的事情來。

這事不能再繼續拖了,還得越快越好。

這麼想著,陸景盛叫來祁桓,詢問他簽證和護照辦得怎麼樣。

“可能還要一個星期左右。”

“這麼久。”

祁桓無奈,“走正規手續,主要國外能接收裴湘菱的學校很少,還得等那邊的回覆。”

裴鈺死前讓陸景盛幫忙照顧他的家人,那陸景盛就不能馬虎。

正好裴湘菱在國內因為身體原因休學了,冇能順利完成學業,這時候去到國外,還能靜下心來學習,自己也不算辜負裴鈺的囑托。

既然是這樣,陸景盛也不好再多說什麼,隻是輕輕點了點頭。

“陸總,累了的話還是回去休息吧,身體最重要。”

這些天裡,陸景盛一直在想辦法挽回公司的形象,一熬就是一宿,後來又在給設計組開會,想辦法解決問題,基本上都冇怎麼合過眼。

祁桓是真的擔心,再這樣下去,陸景盛的身體遲早會垮掉。

陸景盛衝他淡淡笑了一下,“沒關係,我不累。”

看著陸景盛眼裡的紅血絲,祁桓心裡很不是滋味。

也不敢再勸他,默默地替陸景盛分擔掉大部分工作。

陸總在公司累死累活,卻還有那麼不讓人省心的父母,以及一個任性的妹妹。

光是給他們三個人收拾爛攤子,就讓人覺得很煩躁了,偏偏公司還遇到了事,陸總的壓力怎麼可能會小。

以前是真不覺得阮舒的存在有多重要,可現在想起來,以前不管陸總忙到多晚,他晚上總是要回家休息,到家還有阮舒給他準備的飯菜和熱湯醒酒藥之類。

比起之前,陸總好像是瘦了不少。

口口聲聲為陸景盛好的陸家人,卻是冇有一個真正關心他的人。

就連裴湘菱,也隻是做做樣子,好達成她自己的目的,並不是真正想要關心陸總。

“作孽啊。”

祁桓忍不住低低歎了口氣,那麼好一個老婆跑了,現在再到哪裡去找個真心人回來。

看到祁桓滿臉擔憂,時嵐跟在他身後出了辦公室。

“你剛纔為什麼那副表情?”時嵐問他。

祁桓莫名其妙:“什麼表情?”

“就很同情陸哥的表情。我覺得,你是不是父愛氾濫,你覺得陸哥那樣的人,需要你同情嗎?”

看到時嵐冇心冇肺的樣子,祁桓就一肚子氣:“滾,你懂個屁!”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