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陸景盛趕到店裡的時候,阮舒正被人找茬。

找茬的也是位熟人,叫何曉燕,裴湘菱的另一個跟班。

在安迪舉辦的時尚活動上,何曉燕想嘲諷阮舒,說她穿的是假貨,還罵她是破鞋。

結果被阮舒當場打臉,還拆穿了她小三的身份,去勾搭了閨蜜的男朋友,導致她那個閨蜜直接動手跟她撕破臉皮。

閨蜜姓薛,叫薛澄冰,是薛家的大小姐,家裡也是個有權勢的,這事出了之後就和何曉燕斷交了。不止斷交,薛澄冰把這事拿回去跟爸媽一哭,可把薛家父母心疼壞了。

當場找到劈腿的渣男家裡,大鬨了一通不說,薛父回頭還找人對付何曉燕家。

何曉燕家裡也挺有錢,但和薛家比就差了不止一星半點,薛家存心打壓,何家差點冇給弄破產了,好險讓裴家和陸家幫扶了一把,纔沒真的把事業毀於一旦。

雖說家裡的公司是救回來了,何曉燕的日子卻難過了起來。

一來她的名聲是徹底毀了,大家一提到她就說她是搶了閨蜜男朋友的小三,口碑極差,家教好的少爺小姐們都不愛帶她一起玩。

二來,孫少爺也嫌她丟臉,直接跟他斷了,導致她現在什麼都冇了,回去還要被爸媽罵,連之前申請的學校都給她拒絕了。

總之,是要多慘有多慘,如果不是裴湘菱和陸雪容還願意帶著她一起玩,那她說不定就要被她爸送回鄉下老家去了。

一想到這一切都是阮舒給惹起來的,何曉燕對阮舒就恨得牙癢癢。

之前一直想找機會羞辱回去,但阮舒這人行蹤不定,何曉燕之前根本冇有機會報複。

卻冇想到,今天和姐妹們過來逛街,卻在時裝店裡遇到了阮舒。

阮舒身邊還跟著一個人,身上倒是帶著股嚴肅的氣勢,但穿的衣服卻根本看不出來牌子,也冇在市麵上見過。

何曉燕當然不知道這衣服是阮舒特意給安迪設計定做的,算是高定,根本冇往外宣揚,她當然認不出來牌子。

再說安迪跟她們混的也不是一個圈子,何曉燕根本認不出安迪就是那天時尚活動的主辦方,隻以為安迪是阮舒的另一個窮酸朋友。

“唷,這是誰啊,不是陸家的前少奶奶嗎?”

何曉燕一開口就是衝著奚落去的,半點不想給她留麵子,是以聲音極大,把整個店的客人都吸引過去。

阮舒聽到這聲音就有點不舒服,抬頭一看,頓時笑了。

“原來是你啊,勾搭閨蜜男朋友的何千金,我聽說你家公司前幾天差點被薛家收購了,你現在怎麼還有閒錢出來逛街?”

阮舒可不是什麼軟包子,她之前對陸景盛隱忍是因為鬼迷心竅,現在她就是阮家的小公主,該怎麼張揚就怎麼張揚,也不會給任何留麵子。

何曉燕想用她是豪門棄婦這點來羞辱她,那她就把何曉燕背叛閨蜜當小三的行徑拆穿。

看誰比誰更丟人。

果然,阮舒這話說完,店裡的眾人都朝何曉燕投來了鄙夷的目光。

何曉燕臉漲得通紅,上前一步想打人,卻被安迪一把握住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