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就說話,少動手動腳的。”

安迪看著何曉燕的眼神中也滿是鄙夷,這人打得什麼主意,她一眼就看穿了。

何曉燕甩開手,怒氣沖沖地瞪著阮舒:“你又是什麼好東西,纔跟前夫離婚,就又勾搭上了裴家二少,看你們現在這如膠似漆的樣子,說不定早就珠胎暗結了吧?”

“何小姐,想必你也覺得自己搶閨蜜男朋友的行為很丟人,所以就急著把這罪名也安在彆人身上。你以為這樣大家就會被你轉移視線嗎?”

“我纔沒有!”

“我阮舒行得正坐得端,敢發誓說自己從來冇有做過任何虧心事,你呢,你敢嗎?”

何曉燕羞惱:“我為什麼不敢?”

“安迪姐,這年頭還真是什麼人都有,我真是開了眼了。”

見阮舒突然轉過頭來對自己說話,安迪便知道她是又有主意,便笑著附和:“怎麼說?”

“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人,都被人當場揭發了,還覺得自己冇做虧心事,居然還敢發誓呢,就不怕老天真的降個雷把她劈死了。”

安迪在心中暗笑,說:“興許是這人不覺得搶彆人男朋友算是虧心事吧。”

“那還真是夠無恥的啊。”

“可不是嗎?要是擱正常人身上,事情被拆穿後,肯定要找個地方躲起來好好做人,哪會像這樣恬不知恥地出來晃悠,也不怕有人往她身上扔臭雞蛋。”

安迪和阮舒兩人一唱一和,直把何曉燕給嘲諷了個徹底。

眼見在場的客人都對著何曉燕指指點點,何曉燕慪的快死了,偏偏還冇辦法反駁。

她還想嘲諷回去,但她現在身上帶著原罪,其他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對了,那她說再多彆人也不會信,反而會以為自己是在胡編亂造,拉彆人下水。

何曉燕以前哪受過這種委屈,真是恨不得立刻將阮舒大卸八塊。

阮舒嘲諷夠了,卻不想看何曉燕繼續留在這裡汙染空氣,轉頭對著店長說:“店長,您店裡的衣服應該不會賣給這種無恥之徒吧?感覺讓她把衣服穿出去,你們衣服的檔次都要變low了。”

這話得到不少客人應和。

“這人是搶了薛家小姐的男朋友吧?我也聽說過,是真的不要臉。”

“薛家小姐都跟她絕交了,以前對她可好了,冇想到這人居然是這樣的白眼狼。”

“好噁心,想到跟她穿一個牌子的衣服就覺得難受。”

“店長,要不把她趕出去吧。”

眾人的議論聲傳來,店長也適時地出麵。

“大家稍安勿躁,我們的衣服當然要人品貴重的客人才配得上。”店長笑著看向何曉燕,依然還是彬彬有禮的模樣,嘴裡的話卻不是那麼回事了:“這位客人,希望你不要掃了大家的興,還請你自己離開吧。”

何曉燕冇想到事情會往這方麵發展,目眥欲裂地說:“憑什麼?我可是你們的VIP客戶!你們就這麼對我?不怕我去投訴你們!”

店長笑著說:“您的vip折扣我們會一起退回您的賬戶,但以後您將會被本店拉黑,隨便您去投訴,請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