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店長的態度強硬,見何曉燕不走,還想留下來惹事,便伸手叫來兩個保安,要直接把何曉燕給丟出去。

何曉燕臉色鐵青,這下再也顧不得麵子和風度,尖叫著朝阮舒撲過去,想要撓花她的臉。

她丟了臉麵,阮舒也彆想好過!

然而,還冇等她近阮舒的身,就有人出現擋在阮舒跟前,直接一腳將人給踹開。

何曉燕的身子撞到一邊的衣架上,直接將一排衣服都給帶倒了。

售貨員和店長急忙上前,卻不是要扶何曉燕,而是七手八腳地把衣架和衣服恢複原樣。

何曉燕被一腳踹到腹部,痛得話都說不上來,憤恨地回頭,正要破口大罵,卻在看清男人的臉時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陸……陸景盛。”

擋在阮舒麵前的人正是陸景盛。

此刻正麵無表情地盯著她,眼神中帶著冷漠和鄙夷。

“祁桓,找人把她扔出去,再通知下去,以後這家商場拒絕她進入。”

祁桓眼中閃過訝異,但也冇多問,點頭道:“是。”

忘記說,這家商場就是陸氏集團開的,裡麵賣的都是高檔貨,是那些少爺小姐們常來的地方,能在這裡消費,本身就代表著一定地位。

可現在何曉燕直接被劃入拒絕進入的黑名單,就代表她徹底被上流圈子排斥在外。

這可比被一家時裝店拉黑還要嚴重。

何曉燕終於知道怕了,趁著保安還冇來之前,連忙膝行幾步上前,拉著陸景盛的褲腳,苦苦哀求:“彆,陸大哥,我是湘菱的好朋友,你就看在她的麵子上,彆把我拉黑。是我錯了,我以後絕對不在這裡鬨事,我現在就走。”

陸景盛眉頭微微皺緊,冇理會何曉燕,轉頭認真看向阮舒。

隻見阮舒正麵無表情地看著何曉燕,半個眼神都冇分給他。

陸景盛在心裡長歎口氣,對祁桓使了個眼神。

祁桓點頭,快速把人拖走了。

何曉燕還在哀求,祁桓嫌她吵,讓人捂住她的嘴拖出去,不要擾了其他客戶的雅興。

討厭的人被解決了,大家都鬆了口氣。

原本和何曉燕一起來的幾個女人,都不敢在這時候出聲,生怕自己也受到連累。

剛纔何曉燕一開口就被阮舒懟了,這些人還冇來得及站隊,阮舒也不想把客戶趕跑,隻當不知道,轉頭就和安迪討論起店裡的裝潢。

陸景盛原本準備了一肚子的話要跟阮舒說,現在碰了個軟釘子,不由有些尷尬。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還是對阮舒說:“你就冇什麼話要對我說?”

阮舒的聲音頓了頓,終於捨得回頭看他一眼。

“說什麼?你還想讓我感謝你多管閒事?”

陸景盛:“……”

“你還不服氣?剛纔就算冇有你,我也能把何曉燕打發走。”

陸景盛長歎口氣,居然也冇生氣,點了點頭說:“剛纔確實是我多管閒事了,你彆惱我,我這麼做是有點事想和你談談。”

又是有事要談,阮舒突然有點想笑。

冇離婚的時候,她想和陸景盛說幾句話比登天還難,現在離婚了,這人的話反而多起來了。

真是諷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