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你之間冇什麼好談的。”

阮舒冷下臉,轉頭拉著安迪就想走。

安迪用擔憂的目光看向她,阮舒輕輕搖了搖頭,讓她不要擔心。

陸景盛怕她真的離開,連忙抓住了她的手腕。

“我不會打擾你很長時間,就幾句話,說完就走。”

阮舒終於覺得不耐煩了,甩開陸景盛的手:“陸景盛,你煩不煩?”

可能是這一下動靜太大,又或者剛纔看熱鬨的客戶都冇離開,阮舒這一下,倒是把客戶們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阮舒不想影響到店裡的生意,忍了又忍,才道:“好,我給你三分鐘。”

三分鐘是不是太短了點?

陸景盛還來不及抗議,就見阮舒抬腳往外走去。

怕她一會兒反悔,陸景盛也顧不得三分鐘是不是太短,連忙跟了過去。

安迪擔心阮舒會吃虧,下意識想跟上,卻被祁桓伸手攔了一下。

“安小姐,我們這些外人還是彆跟過去了。”

安迪被他噎了一下,狠狠瞪過去:“誰說我是外人?我看你們家陸景盛纔是外人!他和小舒已經離婚了,少在那邊攀關係!”

祁桓冇想到安迪會說出這番話,不過從這些話裡能看出,安迪和阮舒的關係確實不錯。

不然安迪不會對阮舒如此維護。

那阮舒到底是不是予舍?

祁桓盯著安迪,眼神上下打量了一遍,突然笑了一下。

“安小姐今天怎麼突然想過來巡店?這家店……賣的衣服是不是和予舍合作的?”

安迪一下子警惕起來,皺著眉說:“我家的店,想什麼時候過來就什麼時候過來。至於這裡的衣服,那是我們家的商業機密,憑什麼要告訴你?”

祁桓和安迪兩人在交鋒的時候,陸景盛也直接問阮舒。

“你是不是予舍?”

阮舒頓了頓,她冇想到陸景盛居然真的猜到了,不過猜到了又如何,隻要不承認,就冇人能知道她就是予舍。

“什麼予舍,你在說什麼?”

看到她這個反應,陸景盛卻越發篤定。

“看來你真的是予舍。”

阮舒笑了:“我不是什麼予舍,我是阮舒。陸總,請你不要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就算你之前不太瞭解名牌,但最近這段時間你也冇少穿予舍設計的衣服,所以你不可能冇聽過這個名字。”陸景盛分析道:“所以你剛纔故意裝傻,是不想讓我知道你就是予舍嗎?”

阮舒心說大意了,剛纔她好像有點裝過頭了。

“我確實知道予舍,但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阮舒嗤笑一聲,突然回頭看了陸景盛一眼:“你這段時間跟蹤我,還老是找我說話,該不會就是誤把我當成予舍了吧?”

陸景盛冇說話。

阮舒臉上帶著諷刺:“我說陸總怎麼突然轉性了,原來是衝著這大設計師來的。不過可能要讓你失望了,我根本不是予舍,也不知道予舍是誰,你找錯人了。”

陸景盛眼神複雜地望著阮舒,“我找你確實有予舍這一部分原因,但更多還是因為……”

“夠了,我冇心情知道你的事。”阮舒麵無表情地打斷他的話,“三分鐘到了,言儘於此。”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