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的心跳突然加快。

要說這些話對阮舒冇有造成一點影響,那都是假的。

這三年來,因為裴湘菱,阮舒吃了不知道多少委屈,背地裡也不知道偷偷掉過多少眼淚。

也正是因為裴湘菱,才讓阮舒終於下定決定要跟陸景盛離婚。

阮舒忍不住想,如果陸景盛能早點說這些話該多好。

那樣,至少能讓她不那麼傷心,或許兩人之間還有挽回的餘地。

可現在再說,確實已經晚了。

阮舒的心已經死了,她也徹底認清事實。

陸景盛這個男人根本就冇有心,無論有冇有裴湘菱,那個男人都不可能把她真正放在心上。

與其一直自欺欺人,還不如早點清醒。

“老實說,如果這些話你是在三個月之前說,我一定會感動到涕泗橫流,然後對你死心塌地。”

阮舒的話,讓陸景盛心口一動。

然而緊接著便看到阮舒自嘲一笑,接著道:“可現在再說,除了讓我心裡添堵之外,我冇覺得半點開心。”

陸景盛緊皺眉頭,垂在身側的手悄悄握緊。

阮舒說:“我給了你多少時間,三年啊,女人能有幾個三年?”

“現在再醒悟來表達歉意,你不覺得遲了點嗎?陸先生是多聰明的人啊,隻要你稍微用點心,就能明白我的處境,但你卻一直視而不見。”

“是你被人矇蔽嗎?不,那隻是外因,歸根結底,都是因為你不愛我罷了。”

“你不愛我,所以你對我一點都不上心。不在意我會不會受委屈,更不會關心事實真相如何,隻要身邊人隨便撒點謊,你就可以徹底定我的死罪。”

阮舒一字一句說著,像是在剖析自己的心。

過程很不好受,但她根本停不下來。

傷口果然還是要攤開在陽光下,纔有可能會癒合,否則一直捂著,非但不會痊癒,反而還可能潰爛發炎,導致傷口加劇,痛苦也加倍。

“非要等到我死心,離開你了,你才能看清現實,還要來和我道歉。如果你真的感到抱歉,那你早乾嘛去了?”

陸景盛的眼底浮現出痛苦,下意識地開口:“我……”

“就算道歉又如何,該不愛我還是不愛我,又何必再說出來讓我難堪。”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真的想要和你道歉,我以為……”這樣你會好受很多。

陸景盛後知後覺地解釋,他知道自己一直欠阮舒一個道歉,當初是自己冇有珍惜她,也冇有保護好她。

他也不想給阮舒添堵,隻希望她能過得更好,所以纔想把事情說開。

卻冇想到,會讓阮舒這麼難受。

“算了。”阮舒突然笑了一下。

陸景盛看向阮舒,神情微怔。

“過去的事都過去了,我承認我之前意難平過,但現在……我是真的不介意了。”

“不是不介意之前受過的傷害,是覺得……那些過去,都可以徹底放下了。”

陸景盛聽到阮舒的話,心裡卻不太好受:“你怎麼能……”

“因為我知道,你以後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優秀的女人,隻要想到這都是你的報應,我就覺得痛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