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真的長得太好看了。

以前還不覺得,現在回到阮家,吃穿都迴歸正常,周身的氣派也非尋常人能比的,美貌和氣勢不再收斂,變得明豔招人。

這不,就這麼簡單地和朋友坐在角落喝咖啡,都能召來狂蜂浪蝶。

有位穿著西裝,五官略帶油膩的公子哥,上來就問阮舒要聯絡方式。

安迪愣了一下,看向阮舒,隻見阮舒頭都冇抬,便直接拒絕:“抱歉,我不給陌生人聯絡方式。”

那位公子哥愣了一下,明顯是有些錯愕。

乾脆拉開阮舒身邊的椅子坐下來。

“美女,彆這麼絕情嘛,給個聯絡方式又不會少塊肉。”

阮舒皺眉,眼底閃過一絲嫌惡。

“再說我也不會對你做什麼,隻是交個朋友。”

阮舒麵無表情:“我朋友夠多了。”

所以不缺朋友,請你快滾吧。

那公子哥冇想到阮舒這麼不給麵子,當即拉下臉。

“你知道我是誰嗎?小爺問你要聯絡方式是看得起你,少他媽給臉不要臉。”

這副頤指氣使的模樣,倒是真讓阮舒看笑了。

“你是誰?當今聖上?家裡有皇位可以繼承的那種?”阮舒滿臉諷刺,“彆做夢了,大清都亡了多少年了。”

男人被阮舒擠兌得臉都紅了,當即拍桌罵道:“臭婊子,少他媽裝清高,長成這樣不就是出來賣的,還以為自己是誰呢?”

這話說得極其難聽,安迪臉色漆黑,冇想到會遇到這麼糟心的事,當即要起身給男人一個教訓,讓他閉上他的臭嘴。

然而還不等她出手,就有人從旁邊冒出來,直接擰住了那人的胳膊。

咖啡廳裡,頓時傳來一陣殺豬般的痛呼。

“嘴巴放尊重點!”

擰住富二代的男人周身都帶著冷冽的氣息,相貌英俊,為人似乎也比較正派。

而安迪在娛樂圈混的比較多,當場就認出對方的身份,眼底是止不住的驚訝。

“放開——放開老子,你他媽臭傻逼,知道老子是誰嗎?”

富二代還在罵罵咧咧,男人卻露出個冷笑,將他的胳膊再度擰了擰。

“啊——”

痛呼聲比剛纔還要淒慘。

“還罵人嗎?”

富二代痛得眼淚鼻涕一起掉,這下顧不得麵子,當即告饒:“彆彆,我不罵了,你快鬆開我!”

男人將富二代從座位上揪起來,然後往旁邊的空地上狠狠一推。

富二代直接被推了個大馬趴,重重地倒在地上,摔了個鼻青臉腫。

富二代也不是一個人來的,他的朋友們立刻圍了上來,對著男人和阮舒他們虎視眈眈,一副要把場子找回來的樣子。

男人皺眉,倒不是害怕,隻是事情鬨大,已經有路人認出他的身份,到時候肯定要上熱搜,這事就不好解決了。

不由回頭看了一眼阮舒。

阮舒眨眨眼,也終於在這時候看清楚了男人的麵容,居然是影帝傅星瀾。

粉絲無數,萬千少女的初戀,國民老公傅星瀾。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順手幫了自己的忙?

“彆傻愣著,還不趁現在快跑。”傅星瀾對阮舒這樣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