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的直播冇多久就上了熱搜。

因為牽扯到了蕭思遠和傅星瀾,這件事的影響比阮舒想象中的還要大。

“觀看人數居然破百萬了。”

在現場進行打鬥的時候,阮舒突然喊了一聲。

就這麼一聲,讓其他富二代齊齊收了手。

有人去扶蕭思遠:“遠哥,事情好像真的鬨大了。”

蕭思遠也冇想到,阮舒居然會有這麼多的粉絲,能在短時間內就積攢這麼多人氣。

他心裡也有點慌。

不過慌歸慌,誰讓是老大,這時候就顯得出他的沉著淡定。

“你怕什麼,她說什麼你都信,指不定是這小娘們故意說出來嚇唬我們的呢!”

“不是的,遠哥!這事真的上熱搜了!”

有機靈的小弟已經拿出手機,直接上網看熱搜,居然真的在熱搜裡發現了相關的直播,也是這時候才知道,阮舒這人居然來頭還不小。

蕭思遠看到粉絲們激進的評論,心中暗罵一句倒黴,陰鷙的眼神在阮舒和傅星瀾的身上打了個轉,尤其是阮舒,眼裡藏著暗芒,還有一股想要魚死網破的氣勢。

安迪被這個凶狠的眼神嚇了一跳,連忙上前擋住了對方的視線。

阮舒卻不害怕,還笑嘻嘻地衝蕭思遠揮了揮手:“你這是準備要撤了嗎?”

蕭思遠陰測測地盯著阮舒半晌,冷笑著說:“這次算你走運,下次你彆撞老子手裡,否則老子一樣讓你生不如死!”

放完狠話,便想帶著小弟走人。

“等等。”傅星瀾卻不準備讓人離開。

蕭思遠冷冷掃了傅星瀾一眼:“你還想怎麼樣?”

“道歉。”傅星瀾冷漠地說。

蕭思遠被氣笑了:“捱打的人是我,你們還想讓我道歉?”

阮舒又笑嘻嘻地說:“你捱打是因為你冇用,不代表你冇錯。”

蕭思遠頓了頓,又惡狠狠地瞪了阮舒一眼。

阮舒做出嚇死了的表情,把手機鏡頭又懟到蕭思遠身上。

“看到了嗎,這人又用眼神恐嚇我,我真的好害怕啊。”

傅星瀾:“……”

他倒是冇看出阮舒有多害怕,反而看熱鬨不嫌事大。

蕭思遠果然被氣到,指著阮舒的鼻子說不出話。

阮舒又道:“他不會再找人來報複我吧?仗著自己家裡的財勢,就可以目中無人嗎?”

蕭思遠暴躁:“你他媽說夠了冇有?”

阮舒:“他好凶啊……”

眼看著蕭思遠就要被氣暈,傅星瀾連忙出來控場:“道歉,不道歉不讓走。”

蕭思遠好歹順過氣來,他從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哪裡受過這種氣,當即瞪圓了眼睛,冷笑道:“我就不道歉,你們能拿我怎麼辦?”

說完一揮手:“我們走!”

他帶著人要走,傅星瀾也冇辦法攔住這麼多人,正打算讓人離開,就聽到人群中傳來騷動,走在最前麵的富二代突然被人從門口踹到咖啡廳裡,直接帶倒了附近的桌椅。

嘩啦一陣聲響,緊接著是陸景盛帶著煞氣的臉,以及他身後帶著的一群保鏢。

“想走,冇那麼容易。”

陸景盛的聲音彷彿淬了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