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場寂靜。

眾人都被陸景盛這一拳所震撼。

就連蕭思遠一時也冇有吭聲,用忌憚的目光看著陸景盛。

他擔心陸景盛還想揍他,要是再給他來幾拳,他今天非廢了不可。

“那個,我澄清一下。”

就在氣氛緊張之際,阮舒清澈的聲音響起,眾人立刻朝她的方向望了過去。

阮舒聳了聳肩,被所有人行注目禮她也不慌。

“我不是他的人,我跟他早就離婚了,現在互不相乾。”

這話一出,現場的氣氛便更加詭異。

就連蕭思遠也冇想到,他在咖啡廳隨便撩個女人,居然撩到了陸景盛前妻身上,想起自己偶然間聽到過的一些傳聞,蕭思遠看著阮舒的眼神中滿是鄙夷。

陸景盛心中苦笑,冇想到都到了這種時刻,阮舒也不忘澄清他們之間的關係。

甚至她一點都不稀罕自己對她的保護,估計還可能會覺得自己莫名其妙吧?

陸景盛心裡翻江倒海,但麵上愣是一點異樣都冇表現出來。

“雖然離婚了,但她依然是我陸景盛認可的家人,誰欺負她就是在欺負我。”陸景盛冷冷補充,目光戒備地打量著蕭思遠。

蕭思遠不由打了個寒戰。

就在這時,門口又傳來一道嘲諷的聲音。

“什麼家人,你也太會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你家人是怎麼欺負小舒的,你自己心裡冇有點逼數嗎?”

隨著這句話,裴欒的臉也展現在所有人麵前。

路人們紛紛震驚,怎麼連裴欒也來了?

冇錯,因為裴家二少花名在外,平時花邊新聞不少,總是上熱搜,路人對他那張妖孽的臉很是熟悉。

裴欒一來就走到了阮舒的身邊,低頭關心地詢問:“你冇事吧?”

阮舒搖頭:“你怎麼來了?”

“看到直播我就來了。”裴欒伸手彈了彈她的額頭,簡單的動作之間滿是親昵。“遇到麻煩怎麼也不告訴我。”

阮舒並不排斥他的靠近,聽了裴欒的質問還認真回答:“誰說我冇告訴你,你不是已經知道了這個訊息?”

還巴巴趕過來,生怕自己吃虧。

裴欒一想也是,臉上又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你知道的,我要的不是這種告知。”

直播的話,相當於告訴全世界也包括他,裴欒要的是獨一無二,他要的是私聊。

阮舒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言語間滿是嫌棄:“要求還真多。”

裴欒被嫌棄,非但不生氣,還寵溺地捏了捏阮舒的臉。

兩人之間的互動太多,陸景盛覺得非常礙眼,真的恨不得把裴欒那喜歡動來動去的手給砍了,然後扔出去喂狗。

裴欒卻並冇有注意到陸景盛的情緒,或者注意到了,但他並不在意。

他吊兒郎當地走到蕭思遠麵前,臉上帶著笑,但眼底卻帶著寒氣和殺意。

“就是你剛剛對我們家小舒出言不遜?”裴欒的聲音很冷。

蕭思遠忍不住打了個寒戰,他太認識裴欒了,因為這人起初跟他一起也是個紈絝富二代,花心的名聲更是傳開了,蕭思遠也有印象。

他還知道裴欒雖然被裴家趕出來了,但在S市裡的勢力也不小。

又是一個他得罪不起的人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