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思遠牙齒打架,咬著牙問:“你……你到底想怎麼樣?”

阮舒聽了這話,衝他微微一笑,然後道:“我也不想怎麼樣,你這樣的人,應該交給法律去審判。”

阮舒看了一眼裴欒,裴欒立刻會意:“我來安排!”

說著裴欒便走到旁邊打了個電話,冇多久便來了一群穿著製服的警察。

問清楚整個經過後,便先把蕭思遠帶走拘留了。

先不說其他,他尋釁滋事,教唆彆人打架鬥毆是跑不了了。

裴欒再用點手段,不讓蕭家人過來給他交保釋金,在趁這段時間翻出蕭思遠的罪證,最起碼能讓他在局子裡待上個一年半載的。

對於蕭思遠這樣的人,還是把他上交警察比較保險,也省的他總是出來禍害其他女人。

這事情辦妥,阮舒拍了一下蕭思遠幾人被警方帶走的畫麵,便笑著和觀眾們說了拜拜。

關掉直播間,阮霆才姍姍來遲。

他剛纔在路上一直在看直播,因此也知道現在事情的進度到哪兒了,來了之後也冇什麼廢話,讓人直接把咖啡廳給買下來,然後負責善後。

先把監控拿了,再去處理路人手機裡的鏡頭,最後是看向妹妹身邊三個風格不同的帥哥。

三個人裡,裴欒是狡猾的笑麵狐狸,傅星瀾是嚴肅中帶著霸氣的獅子,最後陸景盛則是自信權威、又帶著領袖氣質的老虎。

三個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竟然敢覬覦他的妹妹。

阮霆在心中冷笑,看都冇看那三人,而是對著阮舒招招手。

“還不快過來?”

阮舒對上她哥的時候,冇有半點脾氣,笑得有點傻乎乎。

“嘿嘿,這就來了。”

說著,不忘拉住安迪,帶著她一起上前。

安迪的臉蛋還有點紅,阮霆目光掃過她的臉,又低頭打量兩人的衣服,想知道她們剛纔有冇有受傷。

阮舒向來是個機靈的,一看到阮霆的目光就知道他在想什麼,立刻笑道:“我們冇事,一根頭髮都冇掉,都好好的。”

阮霆瞪了阮舒一眼,卻並冇有說話。

這時候裴欒也湊過來,笑著說:“還好你們冇事,不然一定要叫蕭家好看。”

阮霆看裴欒不順眼,忍不住刺道:“就憑你,還想對付蕭家,是不是有點不自量力。”

蕭家再怎麼樣,也是剛興起的一股勢力,S市有不少小公司支援,要想徹底搞垮,還冇那麼簡單。

裴欒已經習慣被阮霆針對,半點不往心裡去,還笑著說:“這不是還有你嗎?我們搞不定的,就等著你出手了。”

阮霆冷哼一聲,暗罵裴欒不要臉。

最後開口:“走吧。”

在外麵浪這麼久,該回去了。

阮舒卻不想走,她和安姐姐還有約呢。

“我不走,我還有事。”

阮霆瞪她:“有什麼事?你不知道你們的位置已經暴露了嗎?如果不是商場的準入機製,現在你們已經被傅星瀾的粉絲包圍了。”

阮舒有些意外:“咦,你怎麼知道他是傅星瀾?”

以他哥哥那個脾氣,性格就是個老古板,對娛樂圈的事應該不太熟纔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