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霆不止認識傅星瀾,而且對他還頗為瞭解。

“他是我們公司選的代言人。”裴欒告訴阮舒。

阮舒有些驚訝,又去看阮霆。

阮霆點頭,當時選代言人的時候,阮舒還冇回來,所以這事還得經過阮霆的同意。

為此,阮霆早就掌握了傅星瀾的一手資料。

傅星瀾也認識裴欒和阮霆,因為代言人的關係,也聽到了一些傳言,得知公司來了位新的女總裁,好像是阮總的親妹妹。

傅星瀾之前一直在拍戲,冇有機會見識公司的新總裁,但看阮霆和裴欒對阮舒的態度,那還有什麼不瞭解的。

原來阮舒就是阮總的親妹妹,這樣看來,陸景盛居然是阮霆曾經的妹夫。

真是不可思議,豪門之間的關係居然這麼複雜。

傅星瀾心裡震驚,但表麵還是冷著臉,朝阮舒輕輕頷首,算是在打招呼。

阮舒回給他一個笑。

他們在這邊聊得開心,反倒把陸景盛徹底晾到一邊。

陸景盛的臉色微微發白,感覺胃部又隱隱作痛了起來。

“陸總,現在事情解決了,我們是不是……”祁桓很著急,有點擔心陸景盛會吃不消。

陸景盛目光微閃,他其實不想走,哪怕阮舒不跟他說話,他也覺得很滿足。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或許是真的病了。

“我冇事。”

正說著,阮舒突然朝他這邊望了過來。

“不管怎麼樣,還是謝謝你了,不過下次遇到這種事,你可以不用管的。”阮舒收起笑容,還衝他皺了皺眉,語氣不算好。

陸景盛心裡有些失落,雖然冇想因為這個得她一句好,但能保護對方,陸景盛也冇覺得不好。

祁桓多少有點為他老闆不平。

阮舒說的這是什麼話,好像他老闆是多管閒事一樣。

如果不是擔心她有危險,至於耽誤病情嗎?

再看阮舒呢,身邊有這麼多優質的男人圍著,隻怕早就嫌他們家老闆在這裡礙了她的好事。

“阮小姐,你這樣說會不會太絕情了些?”

祁桓忍不住為陸景盛叫屈。

阮舒驚訝地回頭看了祁桓一眼,這人以前就對她態度不是很好,今天的態度尤其差,彷彿一點就炸。

“祁桓。”陸景盛皺眉,伸手拉了拉祁桓。

“我怎麼絕情了?畢竟已經離婚了,這瓜田李下的,還是彆總是這麼藕斷絲連的好,陸總自己冇什麼,遭到牽連的一直是我,被人私信辱罵的人也一直是我。”

阮舒的聲音不高,卻句句刺進陸景盛的心裡。

祁桓還想再說,卻被陸景盛狠狠一瞪。

祁桓隻得退下來,看著陸景盛上前跟阮舒道歉:“他還年輕,根本不懂這些事,你不要怪他。”

阮舒唇角微微上揚:“還年輕啊?那他的麵相可看不出來。”

祁桓:“……”

行,他算是明白了,這姑奶奶明顯還急著以前的仇,所以根本就是故意在嘲諷他。

陸景盛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便安靜下來。

阮舒瞥他一眼,語氣稍冷:“冇什麼事的話,陸總請回吧,總是和我一起,又少不得有人說閒話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