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簡直無言以對。

他哥腦子是怎麼長的,這邏輯簡直讓人跪服。

“我真冇有。”阮舒不想再和他糾結這個話題,想了想乾脆把安迪扯到自己麵前:“哥,安迪姐說她有點事想和你聊聊。”

安迪一臉懵逼,轉頭不可思議地看向阮舒。

阮舒就對她使眼神。

安迪深呼吸一口氣,笑著回看阮霆:“對,我確實有事情找你。”

阮霆看看阮舒又看看安迪,已經看清楚這是阮舒的小招數。

但他又不能不給安迪麵子,最後還是先把阮舒放過了。

等回去之後,再拷問她還來得及。

“什麼事?”

阮舒看安迪有點尷尬的樣子,靈機一動,連忙說:“要不你們二位去邊上聊吧。”

安迪皺眉,真的要這樣嗎?

阮舒用眼神回:求你了,安迪姐。

安迪到底心軟,紅著臉點點頭:“那我們換個地方聊。”

咖啡廳是不能待了,阮舒就把約了安家姐姐的事說了,阮霆點點頭,他是不會限製阮舒交友的,而且是那種良師益友。

阮霆看了一眼安迪,心想這種朋友可以多多益善。

“既然是安小姐的姐姐,那自然該慎重對待,就彆在這裡吃了,我們去臨仙樓吧。”

安迪聽了這個地方,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氣。

臨仙樓那裡的消費可不便宜,動輒幾十上百萬,而且最重要的是很難約到位置。

像安迪和她姐姐這種,完全靠白手起家的人,請客戶吃飯還冇什麼,要是自己吃飯去那種地方,想想都覺得肉痛。

阮霆看著安迪臉上的表情,忍不住有點想笑。

安迪心裡在想什麼,完全展露在臉上,讓人想看不懂都難。

“冇事,臨仙樓是我開的。”阮霆安慰安迪。

這些年,他除了經營霆舒集團和雲舒財團,旗下還有不少零零散散的產業,遍佈各行各業,而且基本上都是為了阮舒開的。

就像阮舒喜歡珠寶玉石,他就開拍賣行。阮舒喜歡吃海鮮,他就開個臨仙樓,讓她可以第一時間吃到心愛的食物。

另外還有一些大小莊園,商場大廈的,他確實置辦了不少產業。

安迪聽完,驚訝地張大嘴。

“臨仙樓居然是你開的?”

阮霆失笑:“怎麼,你不信?”

“不是,我隻是覺得太黑了!簡直是黑心店!”

阮霆挑起眉頭:“哦?”

“就一盤刺身要十萬,你們這還不算搶錢嗎?”

安迪那心痛的表情太過生動,阮霆唇角微微上揚。

“當然不算,不想吃刺身可以不用點,臨仙樓的消費都很透明的,而且還交稅,不能更合法。”

能賣那麼貴,也是因為有它的價值所在。

阮霆從不覺得自己黑心,他隻是個普普通通的資本家而已。

安迪無言以對,最後被阮霆忽悠著帶上了車。

而阮舒看著那兩人並肩行走的背影,摩挲著下巴,思索良久。

裴欒把車也開了過來,看到阮舒在發呆,忍不住問:“你想什麼呢?”

阮舒爬上車,一邊係安全帶一邊說:“我覺得,我很快就要有大嫂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