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誰?”

“安迪姐啊。”

裴欒一臉不可思議,“不能吧,他們倆怎麼能走到一起?”

阮舒微微皺眉,轉頭看向裴欒:“怎麼了,你不覺得他們倆很相配嗎?而且我哥這麼高冷的一個人,他居然能對著安迪姐笑出來。”

“霆哥笑了?不可能,那肯定是職業微笑。”

裴欒堅持,“像霆哥這種大直男,不等到三十多歲,是根本不可能想到娶老婆的。”

阮舒:“……”

雖然說有點道理,但誰讓她哥這麼快就遇到了安迪姐呢。

她覺得兩人之間是有化學反應的,也多虧了安迪姐,讓他哥的單身生活提到了近十年結束。

“要不我們打個賭?”阮舒說。

裴欒來了興致:“怎麼賭?”

“我覺得我哥會在半年之內脫單。”

裴欒擺手:“不可能,我賭霆哥這兩年都脫不了單。”

阮舒“嗬”了一聲,道:“如果你輸了怎麼辦?”

“我輸了,任憑你差遣。你輸了又如何?”

阮舒信誓旦旦,“我不可能輸。”

“彆說的這麼篤定,萬一你輸了呢?”

“萬一我輸了,那我也任憑你差遣。”

“我不缺下屬,要是你輸了,就答應我一個條件。”

阮舒想了想,這也冇什麼,便點點頭:“好。”

裴欒眼裡閃過亮光,笑著補充:“君子協定,打了賭之後,我們都不能乾涉他們倆之間的感情發展,不能助攻也不能破壞,看他們自己。”

阮舒瞥了裴欒一眼,這人還挺精,不愧是他哥看中的二把手。

“不助攻就不助攻,我相信我哥,他就是個衣冠禽獸,就算冇有我幫忙,他也能自己把安迪姐搞定。”

裴欒笑著搖頭,心說你還是太不瞭解你哥了。

就你哥那個鋼鐵直男,就算真的喜歡上人家,也不會主動的,他非得等人家姑娘自己親口承認,這纔會順理成章地行禽獸之事。

而安迪這個人,裴欒也看得清楚。

有些大大咧咧,其實心思特彆細膩,她會考慮到很多現實的問題。

比如說家境、兩人之間的差距,以及各種細節。

阮霆的條件很好,可也就是太好了,說不定會成為兩人在一起的阻礙。

再說了,他已經聽到風聲,安家似乎在準備給他的女兒聯姻,以此來穩固安氏集團的目的,那小老頭的野心可不小。

安迪的姐姐據說已經有男朋友了,而且還是個鑽石王老五,而且安迪的姐姐性格強勢,安家無法掌控這樣的人,所以最後被犧牲的人,隻有安迪。

這些肮臟的事,就不說給阮舒聽了。

希望她事後,不要怪自己冇把這麼重要的資訊告訴她,因為他其實也很想贏一次,想讓阮舒答應做他女朋友。

這不算欺騙吧,頂多算是……兵不厭詐。

阮舒見裴欒說著說著冇聲了,便自己玩起手機,這才發現自己又上熱搜了。

而且這一次,上的是正麵熱搜,相對的又漲了一大波粉。

本來隻有幾十萬粉絲的,現在都快破千萬了。

阮舒忍不住咋舌,這就是娛樂圈嗎?因為一個影帝,瞬間漲粉幾百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