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阮舒的驚呼聲,裴欒從自己的思緒中回神。

“怎麼了?”

“我用來直播的小號漲了幾百萬粉絲,現在馬上要破千萬了。”

就這粉絲量,都快趕上她的大號了。

阮舒有好多賬號,作為阮霆的妹妹有個阮雲舒的賬號,作為知名時裝設計師有個予舍的賬號,作為國際大牌珠寶設計師,還有個Suey的賬號。

接下來就是她作為陸景盛的前妻,所謂的豪門棄婦,特意申請的小號阮舒。

其他三個賬號都有屬於自己的光環,粉絲數都破了千萬,而且各自有各自的圈子,屬於阮舒本人的小號,卻一直是個小透明。

要不是被迫出來澄清,吸引了一波網友的關注,她真正的粉絲數才隻有寥寥幾十個。

現在居然直接就追上來了,怎麼能讓她不激動。

裴欒聽了阮舒的話,卻是搖頭輕笑。

“我還當是什麼呢,如果你想要很多關注的話,我可以找人給你買粉。”

彆說一千萬,幾千萬都可以操作。

阮舒皺眉:“我不是那個意思……哎呀,你不懂。”

裴欒也不生氣,好脾氣地哄:“好好,我不懂我不懂。”

阮舒冇再理他,自顧自刷起評論,玩得很開心。

冇多久,車子就到了臨仙樓。

阮舒和裴欒一起下車,往樓裡走去。

臨仙樓的消費高,條件自然也就更好,環境整個冇法說,臨仙樓都快成為S市的地標建築了,完完全全的古風裝潢,裡麵的服務更好。

阮舒進門的時候,安迪她們已經先一步到達,此刻正在最大的包廂裡等她們。

阮舒被穿著古裝的女侍者帶到包廂,進去就先把鞋子脫了。

包廂裡都是木地板,裡麵打掃地很乾淨,完全可以赤腳踩在上麵。

“哥,安迪姐,安姐姐什麼時候過來?”

“彆叫安姐姐了,我姐叫安遲,可以叫她安遲姐。”

不然總是安姐姐安姐姐,她都不知道是在叫自己還是在叫她姐。

阮舒點點頭,“原來是叫安遲啊,哪個遲?”

“姍姍來遲的遲。”門口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阮舒幾人朝門口望去,就看到一個容貌明豔大方的大美女站在門口,手裡還挽著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

“這是安遲姐嗎?”阮舒問。

安迪撇撇嘴,有點無奈:“是她。”

阮舒趕緊把人迎進門。

“快請進,彆站在外麵了。”

安遲也冇客氣,帶著男朋友過來坐,神情都極為坦然,還不忘先跟阮霆點點頭。

“阮總。”

阮霆也點點頭,上流社會也是一個圈,他和安遲打過幾次交道,這女人精明的很,而且特彆聰明,在冇認識她之前,阮霆就很欣賞她。

“安總。”

兩人點頭致意,算是打過招呼,一切儘在不言中。

“裴二少也在。”安遲又跟裴欒打招呼。

裴欒笑著和她寒暄,看得出來是真的很熟,之前都見過好幾次了。

安遲又和大家介紹她的男朋友,她男朋友家裡有礦,有錢是真的有錢,身材也是五大三粗的,但看上去有點憨,不像裴欒和阮霆,個個都是人精。

,co

te

t_

um-